天 界 獄 Heaven tollbooth

關於部落格
引線木偶的blog,堆放ACG同人或自創小說、畫作&雜談日記。
  • 11823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6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[Talk/電影]《雷神索爾II》-Loki' s army 教召啦!(下)

 

(其實一點都無法噤聲的腐情依依啊~ >///<)


        終於盼到睽違的兄弟會面,卻沒有承襲前兩回重逢時寵溺寵的閃亮亮火花。
照《鎚哥1》放逐後被鐵巨人海扁都要葛格愛無限的呼喚、倆公子哥霸凌血汗員工海姆達爾工作場所時,盡情讓弟弟洛姬左踹右踢蹂躪自己,最後才意思意思放一下小鎚子看弟弟亂揮舞四肢+呻吟(鎚哥你故意就想聽這聲音吧!你一定在心裡偷偷吶喊『我弟怎麼那麼可愛呀~』<指>);

 

《婦聯》數回碰面都像捧掌中寶,連最後的戳戳樂都愛的要死的態度(鎚哥:我弟不過是幫我抓癢!你們不懂啦!),今集索爾的態度變化頗大。

(正解)
(腐心)
(正解)

(腐心/但感覺怎麼都跟正解相去不遠XD)

 
那個宇宙弟控竟然會出現臭臉威脅洛姬?
但要說他是對弟弟徹底灰心死心了,又總覺得有點隱隱不對。(怎麼可能,這是個會衝到地府向死神討價還價也要找弟弟的人耶XD)
先是他一眼就看穿洛姬是硬撐精神佈局幻象,他瞭解媽媽過世對洛基會有何等的心傷、知道他會怎樣勉強自己。
 
覺得從《鎚哥1》開頭時,雖然索爾很寵、護洛姬,但他還總習慣用自己天之驕子角色去思考,所以會有盲點不能去體會弱者的痛及洛基身份的不安感受。
直到這個曾經以為跟他歡樂嘻鬧、大口喝酒玩樂就好、就能感受到哥哥真誠愛的娃,是那樣纖細無助,用如此劇烈手段表現他的痛苦。經過兩集大規模破壞、尋弟挫折後,可以感覺到索爾的思維正逐漸改變。
 
在《鎚哥1》後段跟婦聯中,可以看出他對洛姬的態度其實有點戰戰兢兢,像保護一塊玻璃製品,就怕再次刺痛弟弟的心。但這樣態度又是一種過度保護的疏離,要如何能讓弟弟感受到他對他的用心,又不會傷害到他,是索爾要去思考的難題。

 
解除幻象後,牢內前一刻豪華擺飾真實狀況是成一地凌亂破碎,帶著自殘傷口靠牆而坐的洛基,也像個骨架已徹底破損的精美玩偶。
 
雖然一樣微帶狡黠、高深莫測的美麗笑顏從容回應哥哥,但每個眼神腔調,都透露出洛基的憔悴痛心及撐起堅強令人心憐的魅力展現無疑
 
此時鏡頭焦點自然繞在洛基身上,但忍不住也會好奇在這鏡頭外,『第一眼看到這樣的弟弟,索爾的感覺?』
 
「我可以相信你嗎?」索爾問了這句話。
「你可以相信母后。」洛基沒有正面回答,但以他的輕挑態度看來,索爾的質問不見得有給洛基帶來衝擊。
 
也許是因為唯一深愛並瞭解洛基的媽媽過世,他已萬念俱灰無所介懷了;或是,他心底還是清楚索爾對他的寵愛。
更甚至,換個角度想索爾的這句話,其實不是問洛基,而是對他自己的自問──

 
從洛基出獄後的一路,可以發現不論是阿斯嘉的索爾快樂夥伴們,或是地球上艾瑞克博士聽到洛基死後的態度,他們毫不隱藏對洛基的所有仇恨。
當索爾周遭所有人都這種態度時,他會疑惑的不只是這一次的『相信』,而是自己內心裡對弟弟不變的信念,是否還值得相信,這才是索爾對這一切的恐慌。他必須要讓自己保持客觀,但他周圍的客觀態度又全是憎惡洛基時,他只能板起臉來,連基本的互動都很不自然。
 
出獄後,洛姬異常活潑蹦蹦跳跳繞著索爾玩,幾個迴廊柱間,充分施展他的幻術技能。
一會將自己變成美隊(能見到老古板的美隊,嚷著說這衣服一穿上就好有正義感、扭屁股說好緊哦~真是超可愛的大彩蛋啊!);一會又將哥哥變成希芙(北歐神話中的索爾扮新娘奪回喵喵鎚這樣就合理了XD)

 
這一段歡樂趣味的表演,直到最後洛基蹭鬧哥哥希望好歹給他個武器,索爾狀似要給他小刀,卻是將他的手銬起來。(這已成父子三人的特定輪迴趣味了嗎?洛基戳索爾、索爾銬洛基、洛基綁架奧丁,奧丁出一張嘴渣他倆兒子。)
 
一直保持緊繃的索爾,難得笑了出來,彷彿又回到從前自然的兄弟逗玩,頗有『將你一城嘍~』的得意感。
 
跟要運送的『貨品』珍碰面時,這女人真是打人巴掌打上癮了,先前掄完鎚哥人家是愛你忍你,現在也照著打洛基,都不知道該說是勇敢還是太白目。難怪丈人不愛又搶先一步害死婆婆,這種容不得小叔的女人那能做長媳啊! (惹了一堆禍,自己又沒有能力,完全像是馬爾濟斯仗勢對著籠中獅子狂吠啊=口=無怪在同人圈感覺希芙人氣高多了,除了有原作應援她是正宮外,她也較有身為一界之后的容人氣度及對大局的冷靜堅持,較夠格當情敵,所以就算在電影版的同人創作珍也感覺幾乎是被透明無視化。)

 
索爾的逃脫阿斯嘉計畫,就是開著黑暗精靈留下來的飛艇逃亡,一路上快樂夥伴們逐一墊後脫隊,每個人離開的台詞都要嗆一下洛基,洛基:「那你們可能要領號碼牌哦~」反應超快的吐槽啊XDDD
 
且這場阻礙賽就連血汗勞工海姆達爾都一起霍出去了,將奧丁騙到彩虹橋:「這裡太不公平了我要辭職(叛變)!」
慣老闆奧丁:「……好啊!自己離職的剛好不用我給資遣費,然後你沒在一千年前提出離職需求,所以還要賠我一千年的違約金哦~啾咪!」
海姆達爾:「(大驚!!)」

(海姆達爾:我要加班費跟不被屁孩中二王子*2騷擾的工作環境~T皿T)
 
 
兄弟倆在飛艇上的相處也超有趣,索爾雖然會用鎚子飛,但顯然操作大飛艇技術不太好,撞壞王國超多建物(包含爺爺的頭XD),洛基就一直在他身後實況報導碎碎念鬧騰,完全就兄弟拌嘴模式全開。
藉由熟悉的併肩作戰,兩人感覺在此已經慢慢加溫回原有的兄弟相處模式(就像在《鎚哥1》的霜巨人戰時),可以互虧互鬧、膩在一起就有的自然安心感。
 
直到成功離開阿斯嘉追補進入黑暗精靈領域後,珍不支臥倒(yes!終於!),索爾上前關懷,洛基看在眼裡訕訕回了句:「真希望我也有乙太……」
 
天啊!完全直球撒嬌了!!!>///<太太太太太太可愛了啊~~~真是為了這一句真是army就值得坐兩小時等待了!>///<


 
終於確認如果《鎚哥1》+《婦聯》是經典橫標:『我虐我哥千百遍,我哥待我如初戀』;
鎚哥2從出獄後,就一直是洛姬主動蹭在索爾旁邊完全是:『我負我哥求回首,我哥隱忍暗耐爽』啊!
 
聽到這樣的話,再笨再頓如索爾也能抓到點什麼火花啊,索爾回應洛姬:『別傻了,乙太可是會弄壞你身體的。』
 
這回應也太妙了!
不僅表示他在意弟弟身體健康,也算間接承認洛姬想要藉由有乙太被疼愛的需求,他也會給他同等的關愛。更甚是他不要他用受傷來獲取疼愛,像在暢明『別傻了你沒有乙太,哥也早疼你疼上天了啊!』(葛格抱高高~)
 
 好像看到難得撒嬌的黑貓蹭被欺負千百年的黃金獵犬後背,索爾你壓抑的尾巴都在拖地搖了,別忍了!果然是馴犬王者洛姬啊!(姆指!)

 
 (史上最適合貓耳的男人&角色~ >///<)


之前只知道洛姬每回闖禍葛格還是無怨無悔包容他的結果,原來是有這樣的過程。就等哥倆這種醍醐味,總算此處終於出現了啊!太感動了Q///Q
 
之後與天線寶寶壞人會合時,像一個貓咪循環,撒嬌完上勾後又會拿翹模式Reload,洛基臨陣叛變砍斷索爾的手,索爾滾下山坡後,珍也追下去,剛好讓壞人抓個正著。
 
        由於這背叛動作太劇烈,一開始有嚇到,直到洛基走向臥仆地上的索爾,狂嘯說他其實根本不在意母親芙蕾亞,雖是傲然笑語,眼神中的痛楚,卻像句句撕裂自我的瘋狂。


 
母親的死,絕對是洛基心口最深的傷,他逆向直接衝往軟肋,由自己狠狠扒開血淋淋的新傷,果然取信於壞人。且當時在牢中莫名沒放洛基出來的巨焦人,此時也一改寡言態度幫洛基作證,天線寶寶王就徹底相信了。
 (巨焦人:主子~他就是那個我在牢中一眼萬年的美人~不用他等兩年就自己找來了還不會打我巴掌,安啦他so nice 超可愛~>///<
洛姬:就說我根本就是人體魔方,不限種族不限情況都可以誘惑到人的啦~<( ̄︶ ̄)/)
 
壞人吸走珍體內的乙太,索爾復活,原來剛剛的斷手戲只是跟洛基聯合的一場幻像。得到神器,天線寶寶王連瞄都懶得瞄他們一眼,回頭逕自去處理執行他的大計畫,派出巨焦人回頭對復倆兄弟。
(巨焦人:美人你才兩行就變心也太快了Q口Q
洛姬:這點程度就受不了,你要學學葛格千百年我瞬息萬變他都適應的多好啊!你連army都沒資格排上!
巨焦人:◢▆▅▄▃崩╰(〒皿〒)╯潰▃▄▅▇◣)
 
強力武器真空手榴彈拋出,正好落點在珍頭上,洛基為了救她捨身撲推。這動作出乎意料,他與珍沒有任何的交情(充其量就是個會欺負小叔的未過門嫂子),為何會願意為她那麼重大付出。也許因為她是母親捨身救下的性命、哥哥囑託的任務目標。
但當他修長身軀開始被引力拉扯時,那一瞬間表情令人極為揪心。沒有任何掙扎與反抗,只是輕輕闔上眼,彷彿經歷世間至傷的苦痛與無奈後,對萬物都已放棄的無謂感。

 
就當洛基在對這世界已無牽掛時,最危機當刻卻索爾毫不猶豫從另一頭飛奔救撲下他,終於成為他對世間最矛盾的留戀……
 
但兩人的羈絆深刻,還沒機會多交流,又是一陣鬥毆戲。(巨焦人:為什麼他可以我不行<哭鬧地上翻滾>)
索爾一度佔下風危急時,不擅肉搏的法師洛基,完全不顧一切衝上前以長棍刺穿巨焦人,沒想到巨焦人選擇玉石俱焚,反身帶著長棍抱住洛基!
(巨焦人:你怎能如此負心!
洛姬:你不知道戳戳就我興趣嗎~你個大尺寸當然用大一點的~)
 
洛基捨身解決了危機,但他自己也因為巨焦人的強抱重傷瀕死。(巨焦人:OHYA~抱到洛姬了耶~我死了也甘願ˇˇˇ)

 
索爾將洛基緊緊摟在懷中,他雖擁有宇宙級頂級力量,對於死亡卻是那樣渺小無力,洛基垂死前的臨終對話,不斷對索爾說對不起,那樣傲嬌性情的娃,死前真言吐露原來他一直懷抱著歉意,更讓人不捨與心憐。讓索爾幾近瘋狂,這個硬派男人數次於大營幕落淚全是為了這個搗蛋的弟弟,卻沒想到這回要是天人永隔了。(雖然懷疑這幾千年來的淚水應該多半也是為洛姬流的吧XD)
 
索爾哭到只剩下模糊的聲線,幾乎無法回應,只能瘋狂嚷著自己一直以來的驚慌,要洛基留下來別離開他!stay with me!
 
(坦率湯湯替傲嬌洛姬的可愛跨時空回應Stand by me-站在我這邊/伴我同行)

 
宇宙是那麼大卻又那樣小,他一次次遺失心愛的弟弟,但不論跨越多少星河索爾都可以憑完全執念將他尋回。只是這一次是生死永隔,讓他確實永遠失去了他……
 
突然能理解或許洛基待在牢中的那段時間,是索爾最安心的時刻。不用擔心他再耍調皮玩弄空間躲迷藏、不用再害怕觸碰到他那脆弱玻璃心讓他逃跑。
 
『我能相信你嗎?』在放洛姬出獄前的那句問句,又能當作另一種對索爾自己的問句,他應該相信自己的判斷是正確的嗎?不只是旁人害怕的背叛心理影響,而是他心愛的弟弟離開了拘束,會再一次逃離他──這一次,他真正離開了。
 
洛姬這種犧牲法完全就是女主角的定位啊!
(腦子裡不斷閃過經典港片的美麗墜崖身影:「令狐沖我要你一輩子記得我!」)

(其實第一集擰眉墜橋也是異曲同工,就是要虐的男主角心慘慘才是戲劇第一女主角定位啊~XD)
 
這一段看的我十指緊張到都快要擰斷了!Q口Q
      吾王怎麼可以那麼輕易領便當啊,不是說還有兩部的約還沒拍嗎!
 
因為洛基生死不明,以至於後段地球戰利用蟲洞的小智慧大成果(比起往昔的硬碰硬,覺得《鋼3》跟《鎚哥2》都發揮了很高的創意);滿滿的梗,不穿衣服才能思考的艾瑞克博士(害我一直想到他的帥兒子XD)、喵喵鎚進屋時被像外套一樣掛好、第一位搭地鐵還被女生吃豆腐回到作戰現場的英雄(鎚哥就算肌肉漲腦,但基本禮儀紳士態度還是很好的)、天線寶寶們的穿梭壓扁舞等等,都是有笑但心底小緊張吾王安全。

 
 
(歲月催人老,Stellan Skarsgard今回犧牲好大XDD)

 
直到有個小兵從黑暗精靈戰地回向奧丁報告洛基戰亡時,卻面露微妙笑容,總算安心下來。(渣父你等著睡覺覺吧~)
這一段也覺得很有趣的是,當小兵出現報告戰況說有人戰死時,奧丁回了一句「loki?」究竟是他看穿小兵是洛基化身,還是他對於那個『戰死之士』的猜測回應呢?那他回答洛基,又是什麼心態,是擔心或是希望死的是洛基不是索爾或其他人?覺得這對養父子還有很多情節可書寫發揮,但從前擔任潤滑劑的母親已辭世,也很好奇到時要怎麼發展。
聽說已經確定會拍《Loki》個人電影(到時我會好想住在電影院啊XD),雖然前傳也不錯,但會更想看到父子三人的後續啊~

 
最後一幕,在所有戰亂都平定後,索爾回去向奧丁匯報。
奧丁說九界都看到他這一次的表現,他可以準備當王了。
但索爾拒絕了,表示自己只是個感情用事的人,如果是像父王的明君應該要能更以大局為重。就算母親怎樣說也不曾見他改變過決定,覺得洛基都比他適合當王。
奧丁感嘆:『兩個兒子一個太想當王,一個完全不想當王。』
索爾毅然回答:『洛基死的榮耀,我也會活的榮耀。』
語畢轉身離去,王座上的奧丁面露複雜微笑,之後奧丁竟然化身成洛基啊!
從懷疑洛基可能生存,到現在這一幕確定,實在讓人心花滿點啊!

 
但細細思索若這些對話既是洛基偽裝成奧丁所講,那又是另一番不同意義。本以為洛基為大局而死的壯舉總算獲得他的認可。
但換成洛基自己講,是否有種內心渴望的表達感,從牢內的叛逆到兩次瀕死時的反應,他給人一種從心灰到萬般不在意的心死感。
因為哥哥拼死救回他之舉,是否再燃起他心中一生祈求對父兄的認可意義嗎?不斷的巡迴糾纏,也許就是這對兄弟宿命的因果吧!

(這張雖然是TOM跟CHRIS的合圖,但這種想溝通卻無從說起的掙扎感,也覺得好合THOR跟LOKI啊~>///<)
 
覺得就算現在一時冷靜,鎚哥之後一定還是會瘋掉的,第三集就來闖地府找洛姬嗎XD
(死神:就說他沒來聽不懂神話哦!◢▆▅▄▃崩╰(〒皿〒)╯潰▃▄▅▇◣
鎚哥:還我還我還我弟弟啦!!!◢▆▅▄▃崩╰(〒皿〒)╯潰▃▄▅▇◣<無限循環瘋狂破壞地府>
洛姬:哈好蠢好好笑哦~我再藏一下好了~★,:*:‧( ̄/// ̄)/‧:*‧°★)
 
        自婦聯後睽違一年的Loki's army 教召滿足達成,期待下回鎚哥3及洛姬1再燃燒啦~>////<
 
        (這中間還有湯甜餅的《嗜血戀人》,跟王氣十足的蒂坦大姐(康斯坦丁天使強印象啊>///<)搭配也是很值得期待~

 


        也真希望有朝一日能看到湯甜餅跟克里斯有機會再合拍各種片啊~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