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 界 獄 Heaven tollbooth

關於部落格
引線木偶的blog,堆放ACG同人或自創小說、畫作&雜談日記。
  • 11878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9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[創作]晨間短語151~180天


 
◎[第180天-『讀』]
 
百字篇幅每日寫,
極短思緒碰撞生。
短語篇篇結成果,
櫐櫐文字漫天舞。
日期計算里程史,
揭牌閱讀一路獲,
趣味感動賀年半。
 
===
日語/読み/讀
 
===
每日晨創貫徹半年了~~~~~★,:*:‧( ̄/// ̄)/‧:*‧°★
從至冬時期,為了早上無法爬起來寫作,開啟的每日簡短練習。
不知不覺,已經進入炎熱季節,竟然也寫了半年,大感動呢~QwQ
 
 
◎[第179天-『龍骨』]
 
惡龍鬥勇者,風雲變色。
長矛拋遠斜插在平野一角,
歷經千年雨霜萬年霧,鏽化為不顯眼的鐵碎。
龍骨的灰燼早不見蹤影,卻無形深深滋養了大地。
密林溫柔包裹住騎士刺有家紋的旗幟,
縱然已褪色銷淡但還有一絲形影。
龍與人,他們不曾如此貼近過。
 
===
義大利語/chiglia/龍骨
 
 
◎[第178天-『當前的』]
 
勾鎖懸吊於數千英呎的高峰,
當前的任務,必須要即刻脫離險峻山壁。
穿過日照烘烤的風,帶來一絲遠方平原青草的甜,
卻讓他在雪與天之間,靜止片刻與山脈相融。
 
===
德語/derzeitig/當前的
 
 
◎[第177天-『不夜場』]
 
不夜場的舞台,空蕩展秀節目。
霓虹缺了一色,俗麗旋轉彩光。
魔術師的機關箱,陋簡出賣他的巧思創意。
歌手的襤褸衣裝,貧乏降低她的嗓音自信。
又一個夜過去,不以為意的持續重覆。
只因他們是表演一夜夜不盡相同的寂寞。
 
===
韓語/불야장/不夜場
 
 
◎[第176天-『自我投資』]
 
人形的撲滿,仿造希臘塑像朝天弓舉手。
銅板從他的頸骨鏘噹噹滑下,
腳尖滿到頭顱的緊繃,盈聚自我投資的忍耐。
僵固的徬徨表情,卻不知所謂目標終點。
 
===
拉丁語/autofinancement/自我投資
 
 
◎[第175天-『蛋奶酒』]
 
小爐烘燙治癒傷風的傳統藥方,
蛋奶酒的香氛,一點醉心一點夢。
室外吸收大地聲響的飄雪,
室內釋放暖臚冬令緩節奏。
這一刻那一時,靜止啜飲下所有溫柔與良善。
 
===
葡萄牙語/gemada蛋奶酒
 
 
◎[第174天-『懸崖』]
 
黑色霧雲繞在腳邊,像有多隻邪惡小精靈的手腳,
推著你的小腿,拉著你的鞋尖,一路引到達懸崖邊。
深不見底的谷,捲上寒冽冷風,
讓你雙腳微顫,肩頸縮拱。
直到乍見對岸權利者投機者,對局勢玩弄成功的得意諷笑。
終於成為你轉身的力量,
能更勇敢正向面對,自在逃離從上到下偽裝天堂善意的人心地獄。
 
===
越南語/huyền nhai/懸崖
 
 
◎[第173天-『波長』]
 
緩緩吸吐出每一口氣,皮膚滲出瀝青般的污泥,
直到流罄、清空,黑泥匯向海。
怵目的黑與汪洋波長,一浪浪融合擴散。
最後成為寬廣人生微不足道一角。
大海,依然清澈透藍。
 
===
英語/wave-length/波長
 
 
◎[第172天-『連著』]
 
仰看山海關起走,
千年中國繁華夢。
一石磚瓦連著癡,
頹圮缺口望江河。
俯望無盡虛影路,
嘉峪關卡徒留憾。
 
===
漢語/連著
 
 
◎[第171天-『警告』]
 
『警告!』
鮮紅色的字體,配搭上強烈的符號。
你曾在自己前頭,築了道長長籬笆。
以各種字體墨水,攥寫不同警語。
防備他人,或其實是提醒圍欄內哭泣的少年──
不接觸不會有傷害,不跨越不會費精神。
直到時間風乾鏽化警語,你心裡還是恐懼。
望著塗繪警告都已斑駁的漆痕,你疲憊又渴望的臥倒在地。
是無能為力嗎?
再往前搆伸一寸的指尖,似乎無聲表達否定。
 
===
挪威語/advare/警告
 
 
◎[第170天-『大叔』]
 
垂肩俯低的姿態,
能清楚看到他膨亂捲髮中,參雜在雙旋旁的白絲。
不如往息的專注力,眼底焦點渙散的疲累出賣了他。
不知不覺到了被叫大叔的年齡啊,
虎口間的啤酒,同時顫抖著無奈與沁涼滋味。
向生活與人生妥協,雖非正解,但也是一種遁世平凡的安穩。
 
===
漢語/大叔
 
===
最近跑步戲劇剛好看到元斌的《大叔》,所以抽到這詞倍感親切呢~XD
一直覺得,元斌這年歲及模樣,要稱呼大叔還太牽強了吧吧吧吧吧~
但從小女孩的年紀來看也是啦…
只能默默接受自己已經是上望皮爾斯布洛南等,才能叫大叔的年歲了XDDD|||
 
 
◎[第169天-『有腳書櫥』]
 
一臂寬的縫,恰好少年能鑽入的空間,
潛藏在厚實樟木的有腳書櫥底。
盛裝一齣夢,一場奇幻冒險的挑戰。
直到年歲悄悄逃離,已連探頭都困難的寬度,
說是扼殺太惆悵,轉念成為封印夢想的開端。
 
===
漢語/有腳書櫥
 
 
◎[第168天-『跳動』]
 
彷彿鑲嵌永久電池的兔子,無止盡的跳動、躍彈、奔蹦。
你要跑去那裡呢?微風問。
你要跳的多高呢?大地問。
你要找尋什麼呢?小溪問。
小兔子再以一個幾乎可以碰觸月亮的跳躍,當作對所有疑問的回答。
又持續不懈的跳遠,
以動力追尋面對,自己其實也只有模糊輪廓的夢想。
 
===
英語/jog/跳動
 
 
◎[第167天-『華麗的』]
 
精心策畫的縱橫挪移,
觸動華麗的地圖連鎖爆炸,
極限前以為能清開果凍的康莊之路。
角落的遺漏,還搭配巧克力的增生,
諷刺結束一局。
 
===
西班牙語/señor/華麗的
 
===
最近小忙,只有假日時才有時間玩一玩的CC糖,
但又卡關嚴重啊~/_\
臨近&過了200關後,覺得根本是另一個世界吶…(茶)
 
 
◎[第166天-『釋放&掙脫』]
 
內的蟲,默默在橢圓空間內盤屈忍受,
狹窄空間的壓迫、體內熾熱高溫的演變。
直到酸澀與苦痛,泌融出釋放的缺口。
羽化的蝶,輕輕鬆鬆掙脫束縛,
感受微風吹拂的乾爽未來。
 
===
德語/Freiwerden/釋放&掙脫
 
 
◎[第165天-『鳴鐘』]
 
剛起床的小沙瀰,踏上與夜霧瀰融的階梯。
睡眼惺忪扛起撞鎚,退後再退後,
直到鎚與鐘拉成一道崩緊的塌陷三角。
鳴鐘輕脆聲響,遠遠地自山澗間喚起一日晨之美。
 
===
韓語/명종/鳴鐘
 
 
◎[第164天-『鋼』]
 
鋼鐵的意志,架起支幹,一排排一層層將柔軟皮相挺直。
飄飛刷洗的雨露,帶來短暫的鏽痛。
天晴之後,
陽光烘烤、潤油滴塗,復元的動作一層層更新。
再站起的機器人,雖然還有些喀嚓聲響,
但也是確實開始前進的步伐。
 
===
大利語/acciaio/鋼
 
 
◎[第163天-『喧騰』]
 
喧騰的幻像聲響,麻痺眼前的視覺聽覺。
在顆粒雜訊之後,一片鏡後瞬間的白茫,
空蕩的思絮與靜止的時間,
換得喘息的空間,深深吸吐一口氣,
世界慢慢再度恢復彩色的運轉。
 
===
漢語/喧騰
 
 
◎[第162天-『化妝晚會』]
 
小丑在化妝晚會蹦跳,
繞過華衣美衫的童話角色們。
紮綑王子大野狼、公主加上說話驢,
一個個惡作劇鬧戲串聯。
眾人絆撞成團團,怒氣攀升比仲夏夜的蜃霧還燒燙。
直到最後一結彩帶綁好,隨舞池霓虹炫轉,
所有困綁的繩化為花朵飄飛,
偽裝成小丑的魔術師,將歡笑與驚喜帶給群眾,
隱暱回掀飛斗篷的一角。
 
===
俄語/ряженый/化妝晚會
 
 
◎[第161天-『騎兵』]
 
小騎兵的夢,凝固在錫做的僵止身段。
筆直倚靠鑲綁花羽的矛,
玻璃眼珠是眺望音樂盒舞者千篇一律的旋舞。
或者,自始自終都是那團焰,在火爐裡騰燒毀滅也是重生的誘惑。
回應召喚或心意追隨的先後順序,也只有在餘燼底一角的錫心靜默回答。
 
===
漢語/騎兵
 
 
◎[第160天-『放鬆』]
 
都會叢林裡,太多蓄意或源出自衛的攻擊。
多次碰撞中,人們漸漸學會在周身豎起明顯的柵條,
更或是發揮最好的防守即是攻擊信條,成為擴大人際攻防戰的一環。
妳卻是在這複雜人世中,最自然能放鬆的存在。
就算是貼近皮膚的最底層保衛薄膜,在妳面前也能褪盡卸除。
伸直腿肚以最慵懶方式賴躺,回應的話語也不需再字字斟酌。
初生之犢的模樣,靠在妳身旁,正是原始的幸福、永恆的淨地。
敬賀全天下母親,母親節快樂,永遠快樂平安與健康。
 
===
西班牙語/relajación/放鬆
 
===
今天剛好是母親節,所以晨創也應景一下~
剛好前一天才跟阿母聊到,忘了是啥事,她說我脾氣壞,但從來這輩子向來也只有她這樣說XD
應該也不是別人不敢向我表達,而是因為我性格溫、緩(就樹懶),傻笑狀態又是開滿點(就樹懶),所以大部分人都會說我性格很好。
但我實際上偶爾也會跟使小性子,以最放鬆的狀態回應,只是多半這一面都只跟阿母鬧而已。導致雖然偶有磨擦偶爾彼此會渾鬧,但我家芬芬真是我心中極為重要的存在。
在這個特別的日子,要對我最愛的阿母,說聲芬芬母親節快樂啦~>///<
 
 
◎[第159天-『手段』]
 
王子型性格的男人們,
抱擁著不接受否定意見的偏見單向眼光,
恣意為人們訂價、塑造他心中的公主角色。
殊不知像坍塌的古堡牆垣一角,
藤蔓以各種粗糙手段攀爬、掩蓋人們的吶喊。
雖然人們不忍苛責陷溺在公主假象柔情的王子,
卻也漸漸無力面對他們另一面相對來說薄倖的天真。
終於,最後城外的真實不在,謊言會繼續羅織美好夢鄉給王子,
直到世界盡頭一刻,王子永眠沉睡。
 
===
日語/仕方/手段
 
 
◎[第158天-『相稱/比例』]
 
機會與努力是相稱的兩面椎體,
構成命運與人生的金字塔。
人們渴望他們持續堆長,
有時卻不盡如意,開始懷疑所謂均等原則。
但就像不同作物的哉種,不同節氣的幾季收耕。
也許只是慢了點,也許只是投入比例值的不同。
學習在堅持與放鬆中,拿捏自己的壓力平衡,
就算田中先生雜草花,也可說是一番生命力表彰。
 
===
英語/proportionment/相稱/比例
 
 
◎[第157天-『護守天神』]
 
旅行時,神社求得的御守,
繡花細膩的彩紋,呼應所求願望,
事業、健康、愛情、家庭等等普世萬宗所求。
護守天神的神徽,用一蕊繩結做封口,
擱在掌中,不到一半的存在。
惦了惦,也只是比同小布塊的重量。
跨越了異國與宗教的文化,
御守象徵的意義,除了紀念價值的附加外,
一樣包含不同神祇回應虔誠心意,提供的無形龐大照護。
 
===
韓語/호수천신/護守天神
 
 
◎[第156天-『勇敢的』]
 
前方灰霧矇矓,你勇敢的踏出了一步路。
指尖消失在眼前,腰際以下也藏匿蹤跡。
你不想回頭看,卻也看不到前方的路,是大道或懸崖。
輕聲一吁,嘆息的氣音浸潤在霧的隱波瀾。
人生的音頻共震,催促你在茫然中,
再踏下一步又一步……
 
===
葡萄牙語/bizarro/勇敢的
 
 
◎[第155天-『規則』]
 
石板篆刻傳說規則,
深埋雪山頂峰的禁忌王穴,
有巨人鷹族及神秘的強大生物守候,
還有招招致命的密傳陷阱及機關安置。
不可越雷池一步,
不可發出聲音驚擾王的沉眠。
違令誘發的災難,詛咒將帶來你不能想像的綿延禍患。
 
===
專有名詞/Ockham/規則
 
 
◎[第154天-『害處』]
 
「愛情的害處,你瞭解了嗎?」
海岩壁上,貝殼當筆刻畫的字痕密密麻麻。
由深海智者主導,每一位過往人魚客座補充建議。
大夥都想勸退小小人魚追戀人類的冒險,
但他只是輕輕的舒展尾鰭,任溫暖的洋流撫摸他掌縫間的軟蹼。
他知道,所有他人定義的好處壞處,
總不及自己獲得的一次傷,能充分說明白痛或喜悅的定義。
 
===
漢語/害處
 
 
◎[第153天-『無人看管的/未被注意的』]
 
公主遭受女巫的詛咒,
被惡龍堵囚在山谷深林,
也許朝暮自由,是她日日夜夜的目標夢想。
但經年累月後,這場困局帶來更多疑惑感。
無法考究的起點,無法驗證的影響。
公主戰戰兢兢踏出堡壘,
從腳尖小心落地,一步兩步三步到無法計數後,拎起裙角奔馳的身影。
跑過山谷平野小村及都會,
最後到達高山上,她低頭俯瞰那座堡壘,那個窄小的建築。
其實是無人看管的,更甚至是無人注意的茅屋,
沒有女巫,只有她自己。
沒有惡龍,一直是她自己。
一生畫地自陷假想宿敵,牢牢綁住形骸與夢想。
 
===
德語/ unbeaufsichtigt/無人看管的/未被注意的
 
 
◎[第152天-『女客』]
 
削剪一頭俐落短髮的高挑女客,
拉著幾乎她半身高、黑到油亮的德制行李箱,
優雅入座大廳,翹疊的小腿,像一彎玉做的新月。
眾人視線焦點的她從容自然,
就算當行李箱自體開始震晃時,
掛在她唇角的一抹笑,依舊神秘冶豔。
 
===
漢語/女客
 
 
◎[第151天-『高大的』]
 
巨人靜止了。
高大的身軀總是躲在山脈之後,
撞鐘般的聲音只在響雷時發話。
他太習慣隱匿自己的存在,不接觸異己不會有傷害。
但,這樣他卻喜歡上那個遙遠王國的小小王子,亮眼的男孩。
當王子終於有機會經過他眼前時,
巨人走也不是躲也不是,他的習慣與心意,變成像切割兩山的溪水,
深深的,深深的困住了他自己。
 
===
俄語/высокий/高大的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