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 界 獄 Heaven tollbooth

關於部落格
引線木偶的blog,堆放ACG同人或自創小說、畫作&雜談日記。
  • 11878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9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[創作]晨間短語121~150天

 
◎[第150天-『告發』]
 
他必須向世人告發那人的罪!
在地上匍伏,只為求得更往前一步的距離。
奮力伸直手,連帶牽引他的脊髓都延展到最大限度。
甚至連指甲都爬抓出破裂血痕,
水泥封凍的束縛雙腳,卻扼殺他的每一刻掙扎及微若米粒的希望。
直到化為一朽枯骨,連骨塵的存在都被挪移清理。
在地下室的一角,時間總是靜靜觀察著,等待久遠後的懷疑與查證。
這一點滴血跡反應測試,將綻放螢光色的沉默申訴。
 
===
越南語/cáo phát/告發
 
 
◎[第149天-『我以為』]
 
我以為的深海,遠在視線觸不可及的王國。
音頻穿越波濤,迴盪人魚的譏笑聲。
抹香鯨的尾鰭擺過巨浪,又絆起一注水泡的高速道。
沉船的廢鐵森林,今夜繼續以人類蒼白的幽靈燭火照明,
悄悄點亮一抹希望,一抹愁。
 
===
英語/methinks/我以為
 
 
◎[第148天-『半自動』]
 
拖著一天忙錄後疲憊的身體,她的腳步緩而沉。
推開目的地玻璃門,把手上的綴飾敲擊塑膠柄,響聲不乾脆又黏膩。
將懷中的衣物一個勁塞往水槽,直到圓形空間內密合的連關閤都困難。
她將身子沉沉坐入使用的洗衣機對面沙發,看著機體內困難打轉的水泡。
她感覺自己還穿著這些衣服,一併被送入攪動。
痛苦掙扎後,每一個明天就會還原成狀似嶄新的自己。
大城市街角的半自動洗衣店裡,女人的嘆息聲,像泡沫,
無聲的、透明的,生成及破碎只在瞬間。
 
===
日語/セミオート/半自動
 
◎[第147天-『齋禱』]
 
旁觀虔誠的信徒齋禱,
淨空飲食與雜念,奉獻與傾訴。
靜默表達他們與自己深愛的神締結溝通
從頭頂鼻尖十指到腳,人體成為一個線條,
在浩瀚宇宙中,獨一無二的一縷靈魂經緯線,
專注凝思一種獨屬的純淨感情。
 
===
越南語/trai đảo/齋禱
 
===
我本身沒有什麼特定信仰,但也不是無神論否定者,覺得就都是尊敬各領域的神明,各種宗教文化都有其特別的模樣及美麗。
但我很喜歡與好友共餐時,基督教的他會在餐前禱告這個動作,那模樣很認真虔誠,就有種一體成形的線條感。
我覺得在餐飲前的禱告很實在,感謝食物奉獻生命給我們,成為我們能延續生命的能量;感謝自己還有一份穩定的工作,有時間可以坐下來吃一頓;感謝身體健康可以任選飲食等等。
因為很愛吃,所以覺得能認真對待食物很開心XD(其實我是信食教跟睡教XDD)
 
 
◎[第146天-『纖維技士』]
 
「技師?」
「對啦!我們一樣是技師呦~同行同行,聽我建議沒錯。」
「所以你說要打造你『伴侶』的禮服?」
「當然還是要以輕便防護力高為準則,但好不好設計的時尚一點,跟我的鋼鐵衣配合一下。」
「可是要以藍白紅與緊身為設計主題?」
「沒辦法,全世界都知道他從1941開始就穿定這顏色,雖然緊身是挺不錯的……喂喂喂,你可不可以偷偷在頭罩小翅膀這邊加繡我所有物的名字,他不會知道啦!好啦!你神盾局最厲害的纖維技士耶!」
 
纖維技士聽著這舉世聞名小鬍子男的索求,幼稚與控制欲可說恣意妄為表達,但當事者真會乖乖配合嗎??
反方向看著『技師先生』背後,某人高舉起來的星星藍白紅盾牌即將敲下,似乎也不全然……
 
===
韓語/섬유기사/纖維技士
 
====
鋼鐵人3同人~XDDD
無關主劇情,但就一字梗,知者知之XDDD
算殘念一下期盼的美隊沒有來插花,連提都沒提到啊……QwQ
(滿莫名的索爾還有被提到,原來小王子公主們的藍星郊遊,其實嚇到自信鬍子覺得還滿有趣的XD)
 
◎[第145天-『擺脫不了的』]
 
疾馳奔逃,
身後擺脫不了的追趕,
跨白天越黑夜,
不間斷的壓迫!逼近!
到放棄那一刻,跪倒在地崩潰吶喊。
「你是誰!你所求為何!」
卻不敢轉過一寸身,不敢覷見身後人。
腳步聲漸近,直到定點。
來人雙掌輕偎在背,貼耳靠上,彷彿聆聽心跳般的溫柔。
直到心跳和語言漸漸同拍,緩慢回應:
「我,不過是你的影子。」
總被自己追趕驚嚇、不必要恐慌的人們啊。
 
===
俄語/неизбывный/擺脫不了的
 
 
◎[第144天-『念誦』]
 
信箋的念誦,
他小心滲入感情,化做寄信者的腔調與心態。
一字字一句句,像蹦跳於絹布的串粒,
像溪水表面泛過漣漪的雨珠。
優雅讀過行行情意,
直到書信盡尾,他環顧周圍一圈,
空蕩室內始終只有他自己,
一封封對自己的朗誦,對自己的懺情。
 
===
漢字/念誦
 
 
◎[第143天-『時間不同的』]
 
時空之神,在汪洋似的滂沱時序旁靜靜沉思,
一樣給予相同時間,萬物卻有時間不同的流速。
揮動權杖,夢裡撈來一個神色匆忙的男子。
神問,為何要那麼急呢?
夢裡的空氣與常世不同質地,讓男人無法流暢回答神祇的疑問。
他的人生他的性情太多的變數,他注定的匆忙。
 
命運之神悄悄靠近兩人身後,
朝男人頭上淘氣淋澆大杯命運染料,笑嘻嘻又推這可憐人類墜回常世。
時空之神怒目以對,他性喜平等,眾生享有一樣公平的時間,卻無可耐何這顛狂老友常來輕挑與破壞。
 
時空之神悻悻然坐回岸邊,任憑命運之神撈起一隻樹懶遞給他逗玩。
世間最緩慢的種族,歇停那公平與不公平的時空命運拉扯。
 
===
俄語/разновременный/時間不同的
 
 
◎[第142天-『崖峭』]
 
崖峭的嶺尖,懸掛你的希望。
你自許為世人取火的普羅米修斯,
 
承受宙斯權勢的虐
向獵鷹獻出生生不息的焦黑肝臟。
餵食牠龐大的慾望,你永遠是悲劇性的角色。
 
淌流廉價的兩行淚水,連涕泣都無聲。
你自己才懂的不甘心,暗藏在雕像面具下,
話語盡是多餘。
 
===
漢語/崖峭

 
◎[第141天-『方向舵』]
 
失控的駕駛,
飛越百慕達的迷航,
繞過銀沙洲的炫惑,
映落古長城的遠影。
方向舵幾個彎轉間,數秒內見識五大洲七大洋景致。
終於駕駛累了、甘願了,恬睡在畫有藍色飛機的軟臥床。
任由媽媽將他的舵手夢收納,輕輕擱置在兒時的床底櫃。
 
===
漢語/方向舵
 
 
◎[第140天-『損害』]
 
風欺霜,
歲月損害牆桓塌,
旅人長影拓荒蕪。
 
記繁華,
國運耀燦那一年,
朝庭眉眼交一刻。
 
帝威顯,
樂譜摔砸令相達,
孤塵一波繞餘光。
 
一曲樂,
埋恨藏怨盡說愛,
只為孤辰書情懷。
 
孤城返,
戲子不解亡國恨,
只道孤臣諾未盡。
 
===
義大利語/danneggiando/損害
 
 
◎[第139天-『律法』]
 
不成文規定是吾家律法。
先聲喚人,待聲不醒腳飛達。
時代演化,line語相通報,
各式指令要求速速令,取物、餵食還有跑腿雜。
若有不從或延宕,女王白眼加怒火。
完整達成好倖存。
 
===
韓語/모세율법/律法
 
====
阿盧被逼著我起床去吃早餐,全家還要一直催我
「要走嘍」
「不要啦!!!!等我!!」
「大姐不去她說不餓」
「等我!!!!!求求你們!!!!!」
在這種硬要逗我的狀態下,五分鐘內趕緊生出來的晨創。
 
 
◎[第138天-『取笑/說笑話鬧著玩』]
 
「我們說笑話鬧著玩,誰有功夫取笑你來。」那人白藕似的腕子托襯著腮,反倒埋怨的嬌嗔。
一眾女眷們倚著炕笑,豔紅的唇裡吞吐著煙與輕蔑。
不過坑頭高的娃兒,耐得這些奚落,
起初他是窘,漸漸沒了聲沒了影,模糊邊緣直到像一口淡淡的煙漬,拓在牆上不留一聲嘆息。
起初她是樂,漸漸老了身皺了皮,嬌美模樣像瓶中枯黃的花,摔替在地上都激不起一點塵土。
玄廊擦肩而過,兩道幽魂似的身影,緩慢淹沒在大宅門的陰影下。
 
===
俄語/ пошутить/取笑/說笑話鬧著玩
 
 
◎[第137天-『狠狠的』]
 
巫婆下了詛咒,當公主成年後,指尖碰觸紡錘,將帶來永恆的沉睡。
國王命令全國紡車消毀,公主平安成年,踏入社會,
遇到形形色色各種人物、事件,
有快樂有傷心有幸福有倒楣,最後是深深的疲累……
 
歲月流逝,紡車的預言,只記存在公主自己心中。
不再防堵的紡車又流通於市面,公主輕鬆找到一台,
指尖碰觸紡錘,只換來淡淡疼痛,
狠狠的又戳了幾下,公主的精神只有越來越清醒,
無法陷入永恆的睡眠──
 
她這才瞭解,巫婆的詐騙,其實是夢幻希望的象徵。
當逃避戳穿後,原地剩下的是殘酷。
 
===
韓語/따끔하다/狠狠的
 
 
◎[第136天-『撩起』]
 
少女撩起白紗裙一截,
溪水浸到她的腳踝,
瞬間的沁涼,讓她屏息、一時空茫。
繞足水面,微弱水花拍濺。
淨化她的哀傷,洗滌卸下人生選擇的壓力。
這個片刻,成為畫家筆下一幅靜止的圖畫。
凝聚的是釋放或洗禮,終究只有他們自己知道。
 
===
漢字/撩起
 
 
◎[第135天-『修正』]
 
初時,他用掌心溫柔渡送子民們放降大地。
照料他們生活、費心修正他們外表與智慧,
一點一滴,滲進靈魂血脈。
 
稍微加料變化,就帶給各朝各區不同文化審美觀。
小小的人兒,在球形藍星上變化自己的世界,原該是怎麼都看不厭的趣味?
 
但融合區域時,他們竟演變闊大自己的惡,
戰爭屠殺能源濫用,各種能想像不能想像的破壞。
他傻眼了,看看說明書與朋友們異世界成果,再看看他的地球小人兒。
 
無論多少次照攻略,意圖以氣候重灌、植入聖人修正BUG,還是換來一樣結果。
漸漸他不再期待白色蛋卵中會孵生天使,漸漸他不再期待這脫軌的世界,
最後,他終於關機棄守了這款遊戲。
 
===
日語/継当て/修正
 
 
◎[第134天-『輕』]
 
她輕輕的將咖啡杯擱落,
樸素的指甲,只有原始透明的膚色底。
迴過一圈杯沿,沒有塗抹口紅,只留下輕輕的隱形唇印。
眼淚不經意滴墜在杯中的黑色海洋,
輕輕的漣漪,輕輕的痛,總會過去的……
 
===
韓語/가벼이/輕
 
 
◎[第133天-『捻絲』]
 
君行千里遠赴天
劍穗割天迴虹線
妾盼聚團心焚焦
紡機扯地繞紅線
兩樣捻絲兩樣愁
 
 
===
西班牙語/torzal/捻絲
 
 
◎[第132天-『柔順的』]
 
她柔順的髮絲披垂在白皙頸線,
感受異樣的癢,
像一處血管被潛藏蟻類,爬抓皮膚底下的熱與微疼。
她用塗繪丹蔻彩圖的指尖,抓撫自己的頸,
總算換得一時平靜。
沒注意到,某人飽餐後留下的兩點細細牙口痕跡,
感染源在黑夜經過的一刻,深深下植、即將改變她的種族基因。
 
===
英語/pliant/柔順的
 
 
◎[第131天-『智囊團』]
 
他回頭向智囊團參詳意見,
他們七嘴八舌提供自己角度的看法,
要求他思考,卻不斷發言干預。
建議他方向,卻伸手指使方向。
最後,那個學齡前的組合智趣玩具,
放置的是智囊團夢想,拼湊成他們想要的模樣。
他放下這玩具,視線不再對此多加關注,
無數年後,從倉庫堆挖出來蒙上一層厚灰的老玩具,
他們說,這你當年最愛玩的。
他有些茫然,他矇矓記憶的影子中,愛玩的是他們。
他們玩玩具,也一起玩他,他只是玩具的操作者、附屬品。
一樣是個大人的玩具。
 
===
德語/Beraterkreis/智囊團
 
◎[第130天-『燈光指導』]
 
燈光指導點上透有鑲黃色質的燈光,
陳舊的情調,懷念的氛圍,
她姍姍來遲,直接走入這場舞台定位。
不覺恍然,舞台佈景燈光,讓她陷入回憶境地。
直到場務進行對清掃人員的驅趕,
她醒覺自己並非此劇主角,時空,也不會輕易穿越。
燈光朦朧了視野,意識才會踏入演藝的虛幻世界。
有點癡,有點醉,還有一點被拔離後清醒的小無奈……
 
 
===
日語/ライトディレクター/燈光指導
 
◎[第129天-『檜木板籬』]
 
刷上厚厚粉色條紋漆的檜木板籬,
一圈排圍在綴滿糖果的小屋旁。
滿天飛的甜滋味,
水滴黃、圓球藍、彎月紅、橢圓橘、方梯綠,還有時不時會出現的結球紫。
籬笆旁的繡球花叢一簇簇,
人們專心修剪,尋找出最適合安插彩色花束的牆縫,
期待一場華麗的爆炸挑戰。
 
===
日語/ひがき/檜木板籬
 
 
◎[第128天-『偵探的』]
 
偵探的手錶,停留在22點22分。
工整的數字,不平衡的夾角,
像極了他叼著煙斗時的黠笑。
時針秒針分針,被禁錮在桃心木雕花的錶座。
機械轉輪停擺,
不再拖拉助手的追隨,不再纏繞犯人的挑逗
滯停時空裡,線索都安歇了,都寧靜了。
 
===
韓語/정탐적/偵探的
 
 
◎[第127天-『鼻頭』]
 
濕潤的鼻頭,輕頂他的手心。
他不是獸醫,只能用這普通知識去判斷他夥伴的健康。
曾經像披掛太陽的橘毛,如今褪出斑駁白點,
能輕鬆躍上沙發的彈動活力,現在連步履都緩慢。
他知道種族的差異,讓夥伴總一天會比他先一步走。
但不是今天對嗎?你的鼻頭還是濕的對嗎?
他喃語,避開夥伴虛弱的視線,
抹在掌心的,到底是他的淚還是牠的不捨。
 
===
韓語/비두/鼻頭
 
===
與他們的生離死別,是無法習慣跟承受的痛,
僅管很愛狗仔,遇到總想上前逗弄一番(尤其是大狗啊!大大熱愛到每回都想頸窩撲抱>///<)
但自從寶弟之後,還是再無法接受下一位正式進入家庭啊…那實在太痛太痛了…Q-Q
 
◎[第126天-『不久』]
 
人生像踩在一條只能向前的繩索,
由專屬的命運女神依隨在你身後,小心紡織。
你踏了好遠的旅程,禁不住藉著塔羅、籤詩或著一點紫微八字,
向她溝通、探問,
何時啊?何時那人才會出現啊?
 
命運女神輕輕捻起下一段紗的結綿,
她說就不久後,總說不久。
她的盲眼,是她種族公正與無私的天職,
卻也干預她對現實的判斷,
不見不傷,不見不懂。
 
她的眼罩,由夢神雲境編織成一縷紗繞纏。
你問到倦了累了厭了,她還在輕輕笑著說,不久。
你回頭為她拉起不覺脫落的眼罩,回應一個她也看不到的疲憊笑容,
笑說,不久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