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 界 獄 Heaven tollbooth

關於部落格
引線木偶的blog,堆放ACG同人或自創小說、畫作&雜談日記。
  • 11878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9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[創作]晨間短語91~120天

 
第四個循環‧達成!
 
跨越到三位數字,自己也還覺得有些不可思議XD
 
回顧此案的出發點,最初只是因為冬天賴床指數過高(冬天的棉被拉扯力是魔王等級的!)
友人YanBo提議大家各自挑戰一件能每天貫徹的事情,
找死的我自己提高難度,想到既然自己早起目的就是想要創作,
那就來個每日抽取命題短語創作挑戰吧~(我怎麼每次都愛找自己麻煩啊~~~抱頭)
 
中間歷經過年、主要長篇卡稿煩悶爆炸、惰性無所不在等等,一度以為自己一定沒法完成了...(眼神飄移)
沒想到,不知不覺,也渡過了冬天了呢!(活像冬眠後還能活著的動物,看見春天的意外喜悅>///<)
 
而且,在這次的循環中,拐到好友光速兔子一起下海來玩這每日創作啦!
熱愛她文章的優美精緻,能有她這麼個強力文友一起貫徹努力,突然覺得熱血倍增啊~
 
就一起,看看這夢想航道將會在那裡自然靠岸吧!>w
 
今回自己最喜歡的前三名分別是第106天-『小小孩』、第117天-『愛騎馬的』、第113天-『投下』
 
 
===
91~120天
各別語種出現數字
 
月份語種
漢語
德語
日語
英語
韓語
俄語
挪威語
越南語
西班牙語
拉丁語
專有名詞
91~120
5
4
3
4
1
4
1
2
3
1
2
 
 
 
◎[第120天-『自私自利』]
 
第二人格對你說:「我討厭你的自私自利。」
第三人格對你說:「我害怕你的暴躁性格。」
第四人格對你說:「我厭煩你的怯懦怕事。」
你深深吸了口氣,凝望著他們,其實也有太多可以挑嫌之處。
但最後還是選擇噤口,對於另一個自己們,無法坦承的抱怨。
所以你是第一人格,所以你要去主動面對這殘酷世界,
只有在心底抱擁著他們,你的僅有,
不願承認,寂寞是要被習慣的情緒。
 
===
俄语/ себялюбивый/自私自利
 
 
◎[第119天-『說話沒完沒了的人』]
 
無法溝通的心意,卻又說話沒完沒了的人。
耳朵過濾的聲音,成為值得放空的外星族叨念。
紀元前,最初在巴比倫塔下的語言分裂,
也許是第一樁煩悶到囧的上帝究極解決法。
 
=====
俄語/ трещотка/說話沒完沒了的人
 
 
◎[第118天-『牀褥』]
 
牀褥的邊角,
入夢者安放左臂的位置,與心臟曖昧的相隔。
夢神莫爾菲斯擱下一疊夢的佐料。
夢遊虛境,你可以是任何人、能成任何事。
但這裡頭有一匙糖,一匙醋,更或許還有一朵苦蓮。
甦醒恍惚間,端出一盤對現實惆悵或慶幸的無奈。
 
====
越南語/sàng nhục/牀褥
 
 
◎[第117天-『愛騎馬的』]
 
愛騎馬的茉莉,喜歡觸碰馬兒柔順亮光的長長鬃毛。
愛騎馬的茉莉,喜歡撐住下顎欣賞馬兒場裡的奔馳。
愛騎馬的茉莉,喜歡躍上馬背感受涼風掃過的速度。
愛騎馬的茉莉,
忘記了,被充份污染的世界,早已經沒有真實馬匹。
沒有任何動物也沒有人類,
她只是台卡帶重播不斷的電視機。
源源不絕的電能,重覆播放著小女孩的單純夢想。
 
====
俄語/конский/愛騎馬的
 
 
◎[第116天-『水銀』]
 
常溫下唯一的液態金屬,
至鋼與至柔的中庸之道。
牽著你的手,彼此協調與扶持,
婚姻路,逐漸收獲各種金屬元素的堅定。
越過銀婚即將前往珍珠婚的一段,
水銀柔軔、精準輔助的功效,
是歷久長伴的感情裡,再一種紀念特質。
 
====
英語/ mercuric/水銀
 
 
◎[第115天-『生日時一切都好』]
 
『生日時一切都好』
喜歡這一單句譯法,淡淡的滿足感,
有些愛玲那時代語調,
直覺想到那八字,『歲月靜好,現世安穩』。
她生命中的名句,來自她憎也恨也愛也的男人。
僅管之後的現實轉折,實在不堪,
但這一句,還是曾被她格外賞識過的。
都好,就好──
 
===
德語/ alles Gute zum Geburtstag/生日快樂、生日時一切都好
 
 
◎[第114天-『共聚』]
 
久別共聚的那一刻,
俠客沉重名劍擱放在文士雅致神琴旁,
杯盅傾落,餘下半口的酒水,
指間顫抖,滑滴無法連貫的珠花,
傾訴一曲醉茫心,削髮為誓來年會。
 
===
德語/ Kopolymerisation/共聚
 
 
◎[第113天-『投下』]
 
三生石上,篆刻你我的名字與約定,
投下雲夢大澤的幻海。
任由綁住小指的紅線連接石頭沉降,
直到重量終於拉扯到小指斷裂。
遺忘成為我倆的原罪,轉身不再等待也是無憾。
 
===
日語/とうか/投下
 
 
◎[第112天-『清新』]
 
強調清新自然的妝彩,
搭配模特兒甜到牙疼的美麗。
鎂光燈聚焦,攝影機全景全時跟拍,
實境塑造人物,將個性無限放大。
節目與化妝,皆以真實為名,追求一種衝突的虛偽。
 
 
===
西班牙語/frescura/清新
 
 
◎[第111天-『捆』]
 
高天原的碎石路,
命運女神一族棲息地。
天生以翅為手,盲眼無心,
她們在石路跌撞摸索,
揀食命運,吐出啖淨的骨骸,
隨機捆綁成一袋機緣,
拋向人間任憑轉折。
 
 
===
漢字/捆
 
 
◎[第110天-『地下水』]
 
岩穴內,水滴沿鐘乳石的尖銳線條,
滑過一曲漫長的節奏。
萬年時光,匯成一潭沁涼的地下水。
靛藍波瀾在千百尺的地底,閃爍沉靜。
 
===
專有名詞/undergroundwater/地下水
 
 
◎[第109天-『總開關』]
 
但凡各種災難、冒險片,總愛將主開關設在建築物外圍,
要重新啟動或關閉,必然得穿過重重危難包圍,
不厭其煩讓角色們歷險,得證雜魚價值或主角威能。
想想其實活屍恐龍外星人一眾,就為這等瞎功夫守候,
持梗剔牙,何嘗不是閒忙碌。
 
===
專有名詞/main switch,MS/總開關
 
 
◎[第108天-『褥瘡』]
 
你身體任何一寸機能,全部倚著機器生存。
沒有絲毫意識,只剩高科技無機質的輔助。
管路電纜重重層層,像荊棘包裹著你,卻沒有睡王子公主的甜蜜未來。
他們敷上親情難捨的不負責糖衣;或為了物質化等更不堪的事物。
說來都只像衣服下皮膚的褥瘡,一種彼此陷溺於腐爛的緩慢逃避……
 
===
日語/床擦れ褥瘡
 
 
◎[第107天-『止汗』]
 
俠客掌心流不止汗的慌,刀柄在錯覺中異位滑動。
眾人屏息凝望他這高高舉起的一刀,
端的是血海深仇,是無奈恩情,或是書頁壓底尾句的開放結局。
砍或不砍,
只能靜止時間的敘述,遮住所有人的眼來迴避,
看或不看。
 
===
英語/ hidroschesis/止汗
 
 
◎[第106天-『小小孩』]
 
十個小小孩一起踏上冒險路,
險山峻谷,九個繼續向前行。
酷熱沙漠,八個沒被蒸發掉。
驚濤汪洋,七個越過了大海。
秘林異境,六個穿過迷惑土。
詭異古堡,五個不被伯爵擄。
仙園美地、桃源樂鄉、豐饒天堂,
各也留下小人兒的腳步一一駐足。
最後剩一個小小孩,他準備哀悼友人們的脫隊,
回頭一望,才發現,他們只是長大了。
 
====
俄語/каплюшка/小小孩
 
 
◎[第105天-『引導』]
 
風信子碎末,引導他到達世界盡頭。
一扇窗台一把椅,偎靠盞盞燭台。
看透晨間海嘯浪花;午時沙漠烈日,
還有夜裡不知處的無盡黑暗。
盡頭的世界,他與他自己學習獨處。
 
====
日語/ガイダンス/引導
 
 
◎[第104天-『火坑』]
 
火坑裡的視線,瞪圓滴溜溜的眼。
巴巴望著坑外的世界,
滑落淚水或煽眨睫毛,
不為向坑外人乞憐或哀求,
只為映落生命在瞳裡一角,多一時多一刻。
 
====
英語/fire-pit/火坑
 
 
◎[第103天-『真空包裝的』]
 
他的感情,存封在只有自己知道路徑的地窖。
真空包裝的夾鍊袋,一樁樁一件件妥善保存。
密封了便不再開啟,只是存在。
預備擱著腐擱著爛,卻又矛盾準備完善保存機制。
終究只有厚厚灰塵積蓋,裡頭那顆心永遠新鮮淌血。
 
====
英語/ vacuum-packed/真空包裝的
 
 
◎[第102天-『銀庫』]
 
傳言村邊楊樹徑,埋有一代王爺的秘寶銀庫。
戰火連天無人管轄的年代,
小娃尋著發財夢,刨挖一棵棵林木底。
由近到遠,上百千棵的樹洞,小娃挖村人笑。
直到譏聲漸遠村子漸遠,總算發現一只土甕藏。
解封未見財寶收,只有一波白色煙塵捲過碧海空。
小娃回首,村已在百里千里萬里外,海的那一端。
蒼蒼老翁隔海眺望,那一蕊鄉夢兒時憶……
 
====
漢語/銀庫
 
 
◎[第101天-『彈起』]
 
台上戲唱哀情,台下眾品愁。
情緒的底窪,演繹他人故事。
水袖雙管墜地,彈起一波微塵
清淚兩行嘩嘩,洗出蒼白原色。
脫掉了面具,他誰也不是──
 
====
西班牙語/ rebotar/彈起
 
 
◎[第100天-『花箋 』]
 
春的尖尖裡,俯身揀拾一朵最完整的弧心花瓣,
晨間露霧,還勾住冬的一抹眷。
清洗、晾曬、將花兒擱向寫好詩句的和紙安置,
最後封上一層膠膜與撰穗。
親手作的花箋,為暫時停留的步伐註記,
對於文章世界,對於情感起伏,心內的一絲留念。
 
====
越南語/hoa tiên/花箋
 
 
◎[第99天-『食指 』]
 
女子幻象,總出現在右方五步佇停。
可以看到,又不能碰觸的位置。
她往往會伸平自己手臂,做出指示方向卻無語表示。
渺渺淡影,只有食指形狀特別明顯,遙遙指向一個固定方向。
徬徨時,猶豫時,卻只有女子殘影不曾變化。
幽靈?或寓言似的心魔?
遠方的目標,又會是奧玆大陸或末日火山──
 
====
韓語/식지/食指
 
 
◎[第98天-『震驚 』]
 
繞著籠內滾輪奔馳的鼠輩,
習性使然,讓牠接受這種徒勞無功的原地衝刺。
跑了一時、一天、一輩子,仍舊在原地做著無變化的努力。
任何事情都容易震驚牠那小小身軀,
界外的反應,偶爾引起牠錯愕眼瞳張望。
楚門世界的圈養,誰又在籠子外望著我們,建構人生的囚籠。
 
=======
德語/ Schock/震驚
 
 
◎[第97天-『感覺的 』]
 
造夢感覺的靈感出口,源出陳舊的枕。
失落了愛物的陪伴,謬思基準亂了套。
新幾內亞的猴子與北極灰狼互換棲地哀號,
邏輯崩壞的夢境,將疲累與失望帶入現實。
 
=====
德語/ empfunden/感覺的
 
 
◎[第96天-『雨雲 』]
 
心情被雨雲壟罩,
好像連頓頓步的氣力,都帶點猶豫帶點慌。
疲倦面對起伏,輸給睏乏。
僵化在凡俗制約,依舊能驅使人前進,
無痛亦無感,傀儡順應群聚行動。
 
====
漢語/雨雲
 
 
◎[第95天-『露天宿營 』]
 
一票青少年,也許附掛中二屬性,假日約聚前往露天宿營。
暗夜裡的視線盯梢他們喧囂瘋狂,被危機包裹的歡樂尤顯諷刺。
或是野獸或是殺人狂魔,他們特別喜愛的環境設定。
謂成一種類型,履見不鮮的電影公式。
 
====
漢語/露天宿營
 
 
◎[第94天-『 警車』]
 
警笛嗚咿鳴響,紅色的光圈繞轉。
探照形式的大燈交錯,一舉切開昏暗夜晚。
多輛警車環形包圍,宛如電影陣仗,
多麼舉世寡見的罪行,驚世駭俗的人物,
當他們用這種態度逮捕他時,倒讓他感覺像參與一場盛宴。
冷靜得意的嘴臉,配合燈光打亮SNG連線撥放,
這一瞬,全國觀眾共犯參與他扭曲的心靈──
 
===
挪威語/politibil/ 警車
 
 
◎[第93天-『咯血』]
 
以帕遮掩,細細蓋下嗽聲,未免擾了她的寶。
壓抑、忍耐直到每一口呼吸都滾著撕喉疼痛的痰音。
咯血點點,染帕成桃花,她那一心還想著為他挑金線補孔雀裘。
她捨不下的寶啊,可曾見到倔性子後頭,最末一捻嬌……
 
===
拉丁語/hoemoptoe/咯血
 
◎[第92天-『火箭炮』]
 
時限內破關,下一回重啟遊戲。
不作藥草補血、不存檔、不擊發任何子彈,
到達地理位置東側門,內箱開啟後可獲得火箭炮一把。
配搭R1+方塊連打密技,活屍駭星登場!
 
======
西班牙語/bazuca/火箭炮
 
 
[91-『長椅』]
 
晨間,老夫妻散步後在此暫時歇腳;
午後,情侶需要個述說甜蜜的地方。
徬晚,上班族整併情緒,回家前於此喘口氣,。
入深夜,就是流浪漢的家床。
公園長椅伴著鵝黃色的銀杏落葉,又過一日。
 
 
===
漢語/長椅

  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