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 界 獄 Heaven tollbooth

關於部落格
引線木偶的blog,堆放ACG同人或自創小說、畫作&雜談日記。
  • 11878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9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[創作]晨間短語31~60天

 
◎[第60天-『短篇』]
 
短篇文章,書寫時刻追求一種節奏。
不需片刻猶豫去面對直覺,把拍子踩下,
任文字躍動,
在更狹窄的篇幅內,建構一方世界。
角色人生或一隅橋段,將萬方可能濃縮再精煉,
直到像水滴墜落漣漪,瞬化花海朵朵蕊,
這是短篇的小小趣味。
 
=====
漢語/短篇
 
 
◎[第59天-『饑渴』]
 
大啖肉菜,狂灌美酒,他饑渴的像十數年不曾飲食。
且是美婢嬌童服侍,樂妓唱曲繞樑。
大爺般被簇擁,還是得了個踉蹌。
再睜眼,面前、人生盡餘黃沙遍遍,才知一覺蜃樓夢。
 
===
漢語/饑渴
 
 
◎[第58天-『小醉』]
 
佈上一壺酒幾疊菜,啖食酌飲。
晚歇,翠綠豆子殼散落滿桌。
剩得酒水未盡,涓倒一杯杯。
品茗小醉的微醺情調。
 
====
韓語/소취/小醉
 
 
◎[第57天-『獄卒』]
 
獄卒持拿鐵棍,延路滑過牢門。
鐵與鐵的磨擦,嘲諷與懊悔的心境
拍打不固定的吵鬧節奏,
陣陣刺耳金屬噪音,割開又一夜寧靜。
 
===
越南語/ ngục tốt/獄卒
 
 
 
◎[第56天-『煙霧』]
 
紙片薄的屏風,水墨繪影一方美人伴猛虎。
西方來的魔術師,蓋罩幃布,
宣稱要變出多數觀眾內心所想之景。
煙霧裊裊,配樂由緩進急到靜音。
紙屏表演者一併消失,未將畫中影著現,
淨空的戲台,刺激期望心理外的愕然。
 
==
葡萄牙語/mistura de neblina e fumaça/煙霧
 
 
◎[第55天-『造成』]
 
西岸的蝴蝶振翅,造成東岸的龍捲風。
石頭漂過水面,圈成動蕩的漪。
駿馬荒漠奔騰,沙土斷絕告別視線。
船艦入港,切開水道向汪洋藏匿。
未知效應,讓終點及結束的位置,不再受限於一方定義。
 
==
德語/verursachen/造成
 
 
◎[第54天-『暫停』]
 
暫停時間的世界,
下墜物滯留空中,步伐視線一概喪失方向。
凝結的話語,自然形成句點。
鐘錶沒有意義,呼吸也窒留,
靜靜停駐在,原來其實還愛你的一刻。
 
==
越南語/ tạm đình/暫停
 
 
[第53天-『減弱』]
 
歇業的音樂廳,門扉閉鎖厚塵堆積,
只剩格局骨架尚未完全蛀朽。
百千座椅雙層樓,環繞舞台的磅礡氣勢,
減弱的無聲拍子中,追憶昔日年華。
 
===
西班牙語/ disminución/減弱
 
 
◎[第52天-『幻惑』]
 
棲居濂洞的精靈,巴掌大、笑聲如鈴。
善舞的體姿,點躍湖畔漣漪炫圈,
翅膀沾滴微露,配合天坑灑落的光暈,
折射一片霓色暨幻惑。
 
===
英語/ dazzle/幻惑
 
 
◎[第51天-『半成品』]
 
帆船半成品,靜置大玻璃瓶。
得要靠小鑷子,從窄口點滴遞進零件拼湊。
『看的出雛型嗎?』話及興趣,旁人一句閒聊話語。
其實,夢中風帆始終完整飛揚,支撐耐心耗磨的緩慢挑戰。
 
===
德語/ Halbzeug/半成品
 
 
◎[第50天-『彎』]
 
彎彎的月亮,婉婉的小調,
古琴在妳襉裙上順依。
一曲調一盅茶時間,一句句唱彈,
將鄉土兩端地的景,在夜色下以情境融合一刻。
 
====
滿語/ bukdambi/彎
 
 
 
◎[第49天-『女神像』]
 
女神像端置嶺丘,
稜角分明的身形暨權杖,象徵神話身份與角色。
石雕輪廓不述說她的情緒,唯作靜默凝眉硝煙之嶼。
人世紛亂,仍不減其姿態,
庇祐一齣笑話一齣戲。
 
===
韓語/여신상/女神像
 
 
◎[第48天-『平民化』]
 
她要螁下華服外殼,洗去膠髮簪束。
以木碗木瓢取代金銀器皿,
飲食陋簡,一碗淺湯一塊黑麵包。
平民化去虛心接受國家社會的改變。
鋒利的斷頭匣闔攏前一瞬,瑪麗安東尼,是否曾經如此想。
 
====
俄語/ опроститься/平民化
 
 
◎[第47天-『灑遍』]
 
氣候時節混亂,
啞了口的櫻樹,灑遍一地殘瓣。
乍見,尤勝雪一分嫩色嬌。
待得暖陽普照,霜化汙水,
浸落泥濘的花,剩得一分狼狽一分嘆。
 
===
俄語/ обливать/灑遍
 
 
◎[第46天-『煮沸』]
 
草莓槳果鋪滿鍋底,
用厚厚的白砂糖浸蓋。
慢火細燉,直到紅寶石色澤褪成白沫濾泡。
還要再執著煮沸,沒有盡頭似守在爐火前。
最終熬煮成的果醬,裝在掌大玻璃罐子。
偶爾,配抹土司或浸拌茶品,細細品味當下悠閒的情調。
 
====
德語/ brühen/煮沸
 
 
◎[第45天-『降旗』]
 
學校懸掛國旗,象徵一線紀律所在。
操場的群體目光,晨時限定關注那片布飛揚。
降旗落下音樂響亮,校園漸歸平靜。
只剩輪值旗手捲收布片,
黃昏時分的餘輝,延旗檯逐步消退。
 
===
韓語/항기/降旗
 
 
◎[第44天-『分開』]
 
胡桃鉗牙口擠壓捻碎,
雙指分開瓜肉與殼,火爐殘燼撥燃。
王子化身、鼠王挑戰,小女孩的錫心夢,
又隨童話冊子一頁翻過。
 
===
俄語/разнять/分開
 
 
◎[第43天-『圈套』]
 
她在林中設下圈套。
皮質的環扣住銳利齒夾,
稍有碰觸,獵物便會被牢咬深陷。
寸寸微風輕掃遮蔽的枯葉,拂掠她皮膚下繃緊的欲望。
 
===
英語/decoy/圈套
 
 
◎[第42天-『漂來』]
 
一只遠方漂來的瓶中信,
藏匿出處,隱密書寫者身份。
靜默隨洋流拍擊,滾沉海底泥沙,魚群繞游。
最後落到誰的手中,能解讀與否?
倒是它這一路旅程以外,不再細細考量的結論。
 
===
荷蘭語/ aandrijven/漂來
 
 
◎[第41天-『早晨』]
 
每日早晨,隨機取用的字彙,
帶來一段情境、聯想或短故事。
以文字開啟腦內訊號,甦醒創作手感與喜悅,
簡單如斯,幸福如斯。
 
=====
英語/morn/早晨
 
 
◎[第40天-『不流血的』]
 
他立志捍衛國土,成就再不流血的和平。
一路從戰壕土溝,爬到了戰略官將,甚至終於到達下令的領導。
眼前不再是槍桿,而是紙墨。
雖不見第一線血腥,從指縫到靈魂,卻都染上無法抹除、濃稠腥臊的血漿氣息……
 
=====
義大利语/ senza sangue/不流血的
 
 
◎[第39天-『霹靂』]
 
晴天一道雷,劇烈改變的現況,稱之霹靂。
他回憶思索,關乎自己人生的驚駭大事,
也零散數的上來幾樁。
但其實,也許痛徹心肺,也許狂喜躁動,過了那當刻。
如驚雷後的晴空蔚藍,
下一口呼吸,下一步道路,
人生還不過如是。
 
===
法語/霹靂/foudre
 
 
◎[第38天-『膨脹』]
 
幼時有種小玩具,指寬的小橡塊,投擲入水,
不一會能換得膨脹成盆大的膠質恐龍以及孩子們的陣陣驚奇。
稍大後,明瞭那是簡單的化學效應。
簡單的道理,簡單的童趣,
喜悅,往往也正是建架在這樣簡單的原始滿足。
 
===
英語/dilate/膨脹
 
 
◎[第37天-『壞脾氣的』]
 
她閒嗑瓜子,有一句沒一句聊,
不否認自己是個壞脾氣的。
一點兒波濤就能惹怒,
心眼窄小的,直將每樁事排列好在心頭簿上,牢記。
最好別要得罪她,否則兜著走可累。
火辣辣個性衝嗆,有一票喜愛她的擁護者,
愛這真誠,或愛這折騰,不詳甚解。
 
===
葡萄牙語/Amuado/壞脾氣的
 
 
◎[第36天-『精力充沛的』]
 
上山下海,運動體能及領域擴展的種種執著,
他追求自我極限。
直到精力充沛的跨過世界盡頭後,
原以為會在完成的一刻,得到滿足也體會悵然若失。
卻像骨牌效應啟動下一道開關,
無法停止腳步。
年齡歲月未成阻礙,而在歷程中將挑戰內化為習慣。
再一步,下一步,持續向前進──
 
===
西班牙語/ dinámico/精力充沛的
 
 
◎[第35天-『狂人』]
 
狂,規矩體制下的獨我。
梟雄的領導決策,狂放。
野人的精神迷喪,癡狂。
二例走極端,
更多是意識清楚的草包紙紮,目空一切的囂張狂人。
此為瘋狂的世界。
 
==
英語/ madman/狂人
 
 
◎[第34天-『險惡』]
 
巨龍頭尾眨眼俏,
孤山險惡旅遊記。
矮人十三結伴晃,
王子傲嬌箭手甜。
親代飛賊萌度減,
追憶美兮佛羅多。
巫師同好哈比控,
禿禿精靈閃光亮。
原作終點傷感結,
盼待下集新花樣。
 
====
越南語/ hiểm ác/險惡
 
 
◎[第33天-『停止』]
 
停止擺針的懷鐘,半掩沙堆。
駕乘駱駝的旅人,讓足蹄一步步印下追加重量的凹陷痕跡。
夜風捲過時間空間,一刻的暫停,
流沙拌月,將遍野的金色抹過一道銀,一種靜。
 
===
俄語/ приостановка/停止
 
 
◎[第32天-『熄火的』]
 
臨近終線前,賽車手熄火的引擎無力再起,
自體車身迴圈、打轉,只到撞在護欄旁方停止。
人沒事,脫出壞車,
愣怔看著後進車輛一臺臺超越,只剩懷中的方向盤,是他僅有的意志。
 
===
俄語/огнегасящий/熄火的
 
 
◎[第31天-『子午線』]
 
渲飽墨的羽毛筆,
記錄哥倫布的地圓說。
於是,寂寞與空虛,各據子午線兩端。
拉扯一軸存在感,
守望母星億萬年的佇停。
 
===
日語/けいせん/子午線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