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 界 獄 Heaven tollbooth

關於部落格
引線木偶的blog,堆放ACG同人或自創小說、畫作&雜談日記。
  • 11878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9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[創作]晨間短語1~30天

 
 
◎[第30天-『歷史』]
 
歷史沉積,埋在兩河流域、淤沙盡頭。
一只銅鏡河底翻滾,
如今映照水草與游魚,
女人曾經的淚珠,只餘下一抹波光殘影。
 
===
葡萄牙語/ história/歷史
 
 
◎[第29天-『步行』]
 
純粹以雙腳移動,能到達多遠的範圍?
步行在寒風山巔、在豔陽海岸、在生命的每一寸時光,
前進的路線,順應直覺而非宿命。
腳板牢實壓平,繼之踏遠。
 
====
朝鮮語/보행집/步行
 
 
◎[第28天-『新聞廣播』]

他緩緩取出匣內鏡,框架在耳際唏嗦磨擦,
先一步比視線的清明提醒安心。
撥轉收音機旋鈕,新聞廣播人聲流洩,
在年末最後一刻,
聆聽無影像的溫柔、時代的推移。

======
英語/newscast/新聞廣播
 
 
◎[第27天-『貪慾』]
 
貪慾,是一口臨近滿溢邊界的杯。
水平面繃住最後一線的緊張,
只稍一滴滴水,墜落瞬間
解離既有平恆的安祥,徒留恍若隔世的癡。
 
======
韓語/탐욕/貪慾
 
  
◎[第26天-『洋流』]
 
洋流捲攪海域間,
座頭鯨的水柱激起白濤浪花。
輕風撩掃,魚群聚散,
地球自轉公轉,又一年。
 
======
英語/oceancurrent/洋流
 
  
◎[第25天-『貧困』]
 
簡室傍居,清水為食,衣物透薄襤褸。
路人議評,友訪之,亦直謂貧困。
君論覆此狀,唯一聲淡寡輕嘆:「時代予矣……」
 
======
penury/英語/貧困
 
 
◎[第24天-『化學工業』]
 
上游的化學工業,排放色彩斑斕的廢水。
人類連指尖都不願嘗試沾觸的黏著油污,
仰仗水如空氣的他們,卻避無可避。
水平面上,油豔勾勒一道道不平整的自私。
 
====
漢語/化學工業
 
 
◎[第23天-『滑雪板』]
 
借助坡度及雪的潤滑,縱身一躍,他如同插翅飛翔──
滑雪板是他的翼,延伸地平線的視野高度。
一望無際的白,淺淺掠過他一點渺小的影子。
 
====
Schi/德語/滑雪板
 
 
◎[第22天-『馳行』]
 
感受腳板觸地剎那──
幾乎只算是沾點,步生蓮花也緩在數里外。
一路馳行,
不知是緊張或速度扭曲空氣,窒息的暈眩裡,他穿越天堂之門。
天界不同伺服器的障礙啊,讓他要向前室友說聲『生日快樂』,也困難重重呢…
 
====
달려가다/朝鮮語/馳行
 
 
[第21天-『蜜蠟』]
 
缽棒攪動蜜臘,拉扯出一線黏稠與綿密。
敷上四肢,沒有預想的冰涼,濃膏狀的液體,微溫。
但他的心卻越來越冰寒,
回想自己為何要挑戰大冒險,為何要犯她怒──
臘體漸漸凝結,他呼吸也漸漸稀薄,
等待一瞬的死刑,總共要執行四回………
 
====
mật lạp/越南語/蜜蠟
 
 
◎[第20天-『膨脹』]
 
潮濕的地窖,廊道擁擠,撐起她襯裙的鐵絲刮過牆延。
落在頸側的水滴,自然混滲一股青霉味。
倒吸一口氣,她要探究古堡的未知,
卻無法預料,依著好奇行事,將帶來什麼後果……
 
===
wettish/英語/潮濕的
 
  
◎[第19天-『膨脹』]
 
前輩指點,為官之道,如墜水之豆,必須要膨漲貪婪。
他一路看著他,
無可抑制發泡,擴大再擴大──
直到邊緣都泛裂蒼白,還想要再多些、多點…
最後前輩換得撐破開的胸腔,
他也已不敢低頭檢視自己,是否同樣鑲裝一只浮屍之心。
 
===
opuchlizna/波蘭語/膨脹
 
  
◎[第18天-『團扇』]
 
團扇輕搧,廊上風鈴亦輕響。
太陽西斜,缸內金魚擺尾過。
擺設諸景求一分涼,
末夏時光,氣候不再熾燙,也得以品茗一時的慵懶情調。
 
===
うちわ/日語/團扇
 
  
◎[第17天-『冰塊盒』]
 
方正的冰塊盒,空無一物被置於上層。
只有殼子冰的透涼,沒有冰體存在。
男人想起是上回使用後,沒裝水就隨手放回的邋遢之舉。
望著眼前常溫的酒,沒的澀口起來,更想念那個曾一手包辦他生活的女人。
原來預想的借酒澆愁愁更愁,應該不是那麼愚蠢的囧境。
 
=====
冰塊盒/漢語
 
  
◎[第16天-『兒童村』]
 
小娃們眼瞳滴溜溜轉,
慣來的純真無邪,還帶讓一絲惶恐不安。
兒童村收留無家可歸的孩子,一顆顆柔軟的心聚落,互相依傍。
期待視線的落點,終以時間換來對孤寂的超脫。
 
=====
Kinderdorf/兒童村/德語
 
  
◎[第15天-『繩索的』]
 
繩索的勒印逐漸吃進那孫猴子肉裡,『應該很吃疼吧?』哪吒想、也擔心著。
他還是一臉興致盎然的凝望他,
明明是這他自個來挑釁要玩戲綑仙索,卻成功引起哪吒的煩躁。
解了索,給臭猴子遞上早準備好的香蕉點心。
兩神併坐發愣,生活就這樣只有些無聊事,真好。
 
=====
веревочный/俄語/繩索的
 
  
◎[第14天-『不喝酒的人』]
 
不喝酒的人,被朋輩們揶揄、玩笑,鬧他不懂一瞬麻痺喉舌及思考的醉意,會如何迷人。
他只以一抹淡笑回應。
在世俗中,他獨飲彼得潘的純真。
 
=====
непьющий/俄語/不喝酒的人
 
  
◎[第13天-『頑固』]
 
他的腦袋隨歲月增長,那層漿逐漸拌厚,
僵化思考一磚一石堆積,
這種頑固,最終構成一座堡寨,沉默守衛他的不安。
 
 
=====
완고/韓語/頑固
 
  
◎[第12天-『鬥雞眼』]
 
「陪著你這樣跟監、看資料好多天,我都要快變鬥雞眼了!」友人埋怨著。
不知道她心裡對男友的審視,早在心坎裡從一雙眼瞳糾結成一只,
憤怒而多疑的扭曲了所有視線...
 
=====
漢語/鬥雞眼
 
 
◎[第11天-『傾斜』]
 
調整角度,將手在世界知名的傾斜之塔前方舉高。
換取一張角度錯覺的照片,
彷彿頂住搖搖欲墜的塔。
簡單老把戲,也是旅人雀躍回憶的一項支撐點。
 
 
=====
косина/俄語/傾斜
 
 
◎[第10天-『押印』]
 
人們溫順地拉長皎白頸子,一排排一個個,
任特殊墨水熏浸的條碼機,拓烙上專屬數字。
從今日起,完成押印,步入沒有名字的共和世界。
 
=====
압인/朝鮮語/押印
 
  
◎[第9天-『窗玻璃』]
 
傳說,在紛雨卻有太陽的日子,
路過尖塔迴廊的彩窗玻璃。
若能與地面河畔旁的路人,不經意交換視線,
即將體會愛情的殘影。
 
=====
Fensterscheibe/德語/窗玻璃
 
 
◎[第8天-『國運』]
 
滄海有樹,埋之各國土核心海域。
逢百年週期,以青年熱血祭續生命樹,
唯憚老葉阻礙根枝養份。
執政者需慎之處理,國運昌隆也。
 
帝‧廣見秘辛
 
=====
국운/韓語/國運
 
 
◎[第7天-『不可能的』]
 
他明知這是不可能的!
卻忍不住想把猿臂往外探,賣力伸探到肩頸的極限、頂端──
換來遊客興奮的叫嚷、同伴咈響的恥笑聲。
還是抵擋不了體內野性的哭泣,期待一分的可能。
 
=====
nie und nimmer/德語/不可能的
 
  
◎[第6天-『話語』]
 
妳的聲音,延丹寇纖指移動,
平滑勾過一抹魅惑,
呢喃一種罪,一種專屬女性的綺麗話語。
 
=====
漢語/話語
 
  
◎ [第5天-『瘸的』]
 
刻意被弄瘸的腿足,成為區別帝與臣的標記差異。
雙子外在一眼辨之的異,曾經為此傷的痛的怨的-
歲月盡遷,
才知道我倆不同的,其實,始終不只這一處。
 
=====
hinkend/德語/瘸的
 
  
◎ [第4天-『易掉淚的』]
 
 你的星座謬論,斷言水瓶座是易掉淚的。
為了那一樽蓄水的形象嗎?
瓶身有所專屬傾斜時,特定人物,也許永遠會見到他多淚的一面。
 
======
milk-and-water/英語/易掉淚的/
 
  
    [晨間短語創作練習-第3天-『夜襲』]
 
眼皮睜開上令既達,預備擦拭步槍與刺刀,夜襲德軍!
一戰?二戰?
愕然多於驚恐,一夜穿越成砲灰,可不是簡單好運...

=======
やみ討ち【闇うち】/日語/夜襲/
 
  
◎ [第2天-『輕量級』]
 
選戰輕量級,減輕一磅的重量,削薄幾磅生命質量。
左右飄移步伐,
揮擊近千磅的拳頭重量,只為片刻焦點注目-
 
==========
Federgewicht/德語/輕量級選手

  
◎[第1天-『虎』]
 
蜀地盛傳林間有巨虎,嘯聲威震,遊人避之遠繞。
縣城太守偶經,笑譏無理,強穿此林,屍骨無存。
虎患為之?不解矣。
 
====
漢語/虎
 
  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