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天 界 獄 Heaven tollbooth
關於部落格
引線木偶的blog,堆放ACG同人或自創小說、畫作&雜談日記。
  • 12159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7

    今日人氣

    4

    追蹤人氣

[FB/美劇]《陰屍路》第二季【三】

 
◎c2-7
 
 
葛倫跟戴爾決定還是跟大家公開穀倉裡的秘密,大夥知道離自己紮營位置,只有數尺的倉內竟然擠滿活屍,非常驚愕。
 
夏恩依舊以強勢派的作法,覺得只有兩條路,要是清掉這些活屍,不然就要離開此地。
其實,這是很自然正常的想法,畢竟如此威脅巨大的危機就貼在身旁,不做是非黑白選擇的中立位置,只可能帶來死亡的灰色。
 
但有時選擇就不是表面那麼簡單,道理與情勢,逼瑞克很難去做俐落簡單卻傷人的決定。在這安逸避風的農莊,他們只是客人,既然主人決定要保存這些"危機",也是主人的權利。
再就道理而言,赫索赫索幫他們治病、給他們居住及飲食已是恩德,再去剝奪主人的意願,算是恩將仇報。
 
既然如此,那就只有離開一途,但是外頭的危機情勢,帶著一票老弱婦孺,幾乎是投向自殺危險。他們對瑞克倚賴、期待,他很難再讓他們投身到死亡環繞的世界,更何況妻子蘿莉還有了身孕,一個新的生命,還未誕生已預見死亡。
 
面對夏恩的強勢威逼,瑞克只得跟他托盤蘿莉有身的狀況。
夏恩一廂情願認為是他的孩子,又再私下跑去向蘿莉示好,但蘿莉不領情,卡爾也因為夏恩主張蘇菲亞已死的想法與他絕裂。夏恩再次承受自我價值被剝除取代,又讓他陷於內心的黑暗。

 
你為什麼不就好好跟安卓莉亞維繫展開新戀情,非要去淌渾水呢?雖然安卓莉亞性格也不太好,但好歹是個能攤在台面上的光明正大感情啊!= =
 
瑞克也再去請求赫索,讓他們留下來,並也告知他們清楚穀倉裡面的狀況。
        赫索仍是咬緊他的主張,覺得所謂的『活屍』不過就是目前沒有醫療手法治癒的『病人』。
 
瑞克順著赫索這邏輯轉向他們居留的問題:『它們也許是”未來”有可能醫治的活人,但我們是”目前”確切實際的活人。如果你驅逐我們,那就真只能迎向死亡了。』
 
瑞克將團隊的生命責任丟給赫索,其實近乎一種軟性威脅。
如果遇到一個真正冷心冷肺的人,就會以理性邏輯行事,撇清各人生命的自我承擔。但赫索本性其實是個善良的人,所以他遲疑了。
 
之後瑪姬也以當初赫索續弦再娶時的『大愛說』,喚醒他曾說過的道理:『像我愛你那樣,去愛別人,讓愛延展出去。』
因為女兒的再追加勸說,赫索的心意動搖了。所以當兒子吉米通告又有兩隻活屍闖入農地時,赫索要求瑞克也一同前往『幫忙』,算一種認定關係的改變。
 
瑪姬雖然幫忙說話,但對葛倫告密的舉動還是有點小生氣。
沒想到愣木頭葛倫,竟然能說出那麼感人的告白:「我寧願你活著恨我,而不要死了愛我!」
這段很感人,比起主角配對烏煙漲氣的外遇三角,更突顯喜愛這一對小情侶的青澀甜蜜啊>//<

 
只是除了這兩組外,另外也有一對莫名氣氛在滋長……
當戴瑞帶傷還想要再去找蘇菲亞時,明明是最懸念蘇菲亞的卡蘿,卻深明大義阻止了他。
只是對話氣氛非常微妙,卡蘿對著因為被阻止憤怒的戴瑞幽幽說:「我不想再失去你…」
本來兩人的關係,覺得是戴瑞欠缺的母愛投影在卡蘿身上,但如今卡蘿的數個舉動(此處的挽留及夜訪親額),又有那麼些似有若無偏向愛情的解釋空間啊~
 
瑞克與赫索來到闖入活屍之地時,總算解惑怎麼抓活屍入穀倉的疑惑──用一種類似套小牛的長棍與束圈,勒緊活屍的頸子牽他們走。這種牽引配上外頭那瘋狂末世,簡直像一齣荒謬又滑稽的黑色喜劇。
 
而當他們去捕捉新活屍時,戴爾怕夏恩做出傻事,特別將槍隻藏起來,但夏恩還是追尋到他的蹤跡。對這睿智又溫和的老人家,夏恩口出惡言,直接威逼他,若不交出槍隻他就已像步入死亡。
戴爾痛心的說,也許夏恩就是適合活在這渾沌世道的人,至少他自己現在死了也是無愧於心。
 
夏恩奪得槍隻後,大舉動作派發槍隻給團隊的人後便直接衝往穀倉。此時也見到赫索與瑞克的『牽引活屍』,夏恩直接朝赫索牽引的活屍開槍。
且不是一槍斃命,而是用一種虐殺的手段射擊那隻活屍,藉以向赫索證明,沒有『活人』可以內臟都被射擊了還存活。他說的雖然是道理,但採取的手段卻讓人心寒。
赫索既然認定活屍只是『病人』,那如今他拉著『病人』被夏恩射擊,不就活像在協助謀殺一樣。

 
夏恩還不就此干休,直接打開了穀倉,大夥是不得以開槍大屠殺,但漸漸也像殺紅了眼。對比農場人們看到熟識的親友活像被屠殺,止不住的哭泣。
 
當穀倉內最後一隻活屍倒下後,有一隻比較慢的活屍,從內部角度拍攝照出,一雙細瘦的小腿,畏顫顫的走出穀倉……
 
找了好幾集的小女孩蘇菲亞,竟在這種狀況下會面!
 
剛剛屠殺農莊活屍的團隊們,面對自己熟識的人,止住方才兇殘的射擊,竟無一人敢動作。最後是由瑞克出面讓蘇菲亞解脫,也對夏恩的莽行及雙重標準,留下一個極其諷刺的對比。

 
 
◎C2-8
 
這一集主要在做心靈療傷。
 
一方是確認失蹤女兒已死的悲傷母親,另一方也有一直將活屍當成母親還存活的赫索女兒。一樣是撕裂的親情,這一波一面倒的死亡攻擊,的確是很大創傷。
 
雖然處理方式過於激進,但對於夏恩採取的方向積極明確,原團隊也是有部分人士表示贊同。
 
赫索因為過於悲傷,所以酗酒舊習重返,獨自跑到鎮上的酒吧去喝酒時,小女兒貝絲出現情緒性休克,集忙派出瑞克及知曉鎮上位置的葛倫去找他。

 
但兩人還出發沒過多久,蘿莉就緊張要戴瑞也一起追加去找赫索。
完全囧舉動|||
明明就已經派出知曉位置葛倫及理性談判代表瑞克的兩人去找,更何況也才走沒多久。完全不知道要戴瑞這既不知道位置也比較野蠻形象的人,第二批追加提醒個什麼鬼。= =|||
 
還好戴瑞因為蘇菲亞一事心情也很難過,所以沒答應蘿莉的瘋狂請求。(但他是傲嬌系,很怕他到最後又傻傻跟去救援)
 
被拒絕後,蘿莉依舊莫名焦躁,也沒跟人討論或告知,就自命女英雄一般開車衝出去了。結果路上邊看地圖邊開車,撞到一個路過的行屍,整台車大翻覆,此集結束時還生死不明。
(活屍甲:好倒楣~我不過脫隊散個步也被撞,人類好可怕哭哭QQ)

 
瑞克順利找到赫索後,兩人又是一番基督教與奇蹟論的懇談。還沒有一個確認結論出來,酒吧又闖入兩個活人。
 
彼此分享外頭資訊,得知瑞克他們本來要前往的地點也已淪陷。
但當那些人向瑞克尋問他們生活居所時,瑞克迴避這問題謊騙他們住在車上。但那些人也看出車上並沒有長途居住的設備,再三向瑞克探問,希望也能獲得一地居留。
 
因為兩人中有一位感覺言談較輕率,所以瑞克沒有輕易鬆口透露。易地而居,瑞克現在也算體會赫索守護自家人的心意。
 
但這外來兩人抓住一線希望,仍緊緊追問。其實除了那個講話輕浮的胖子外,另一人回答反應都還有條有理。
但這理性的男人突然大動作移到吧台內,呈現跟胖子前後夾住瑞克的形勢。瑞克搶先立斷,槍殺了兩人……
 
也是這兩季頭一回,道德使命的瑞克誅殺活人。而這兩人在外面還有同伴在等待,不知道又會演變成什麼活人危機狀態啊…

 
 
 
◎C2-9
 
 
翻車意外的蘿莉,大難不死只是昏迷。
醒來時也很幸運,只有兩隻活屍聞風而至,其中一隻奮力想將臉擠入車窗裂縫中,那種肉體彷彿黏土般延展的質地,頗有惡心效果。這一段蘿莉力戰兩屍,還滿動作緊湊。
 
失去車子,蘿莉繼續在公路徒步移動被夏恩找到,他騙她瑞克已經回去了,才成功帶回她。等知道是欺騙後,她一度暴怒。
但她這趟出去本來就沒有任何幫助啊,只是讓大家乾著急而已。
況且她如果要鬧著不回來,也只是要拖人下水,畢竟自己一個人形隻影單也知道方向,是不可能找到瑞克他們更甚至是提供幫忙。
 
另一方在鎮上酒店,瑞克弒殺兩個生人後,他們隊伍也找人找到此處。本來是瑞克他們選擇噤聲等待,但當對方確定要搜酒館時,瑞克做了一個很天才的決定.……向對方喊話!?
 
他還套用理性男人前一刻的對談,說大家在這世道中都難免會有身不由己的狀況,他也不是故意要殺掉他們的叭啦叭啦。
 
這過程中,赫索在瑞克的平行另一側,他緩緩看向瑞克,一臉活像看到智障的震驚。明明應該不是故意笑點,但我忍不住笑了XDDDDDDDDDDDDDD

 
瑞克你的正義感要發作無所謂,但這種直白的陳述方式,也太瞎了吧!XD
想當然爾對方就是對著門一陣槍戰亂鬥,三人只好從酒吧後門逃跑。派葛倫去開車,但他一度因為槍彈飛舞而腳軟,事後這成為他內心的一個傷口。
 
因為以往葛倫總以犧牲自己再所不惜的英雄式情結行事,但現在因為瑪姬對他的愛,讓他有了貪生的念頭。
其實這是正向的改變,不再是敢死隊,也代表不再視自己生命為無謂。但在改變過程中,他也必須去承受自我的兩種價值觀衝突痛苦與矛盾情懷。
 
此集卡蘿與戴瑞的交談也類似這種心境。
卡蘿希望戴瑞能更肯定自己的生命價值,她很在意他,希望他不要輕忽自己。
        但戴瑞是個渾身兜滿刺來武裝內心傷痕的青年,他聽不進這番話,甚至還反唇對她講很多刺傷的話。只是卡蘿都只是微微噙淚,卻無比堅定的眼神凝望他。
 
雖然還不確定他倆會發展成什麼關係,但單就卡蘿部分,可以感覺她有從喪女之痛後漸漸讓自己內心堅強起來,兩人對手戲也越來越唯妙啊~

 
再回到鎮上酒吧區三人組,當他們協力成功逃走時,剛剛狙擊的外來團隊中,
        有一少年蘭道從屋頂上摔落,大腿剛好刺穿過鐵製圍欄卡住。但活屍已逐漸蜂擁而上,外來團隊為了生存捨棄了蘭道。
 
瑞克此時卻不知道那根神經斷掉,慈善正義心大發作,堅持一定要救他,留在現場直接開始鋸腿拯救。
就他們那種只有基本道具的切斷法,能在那麼短時間割開人體組織及骨骼,且沒有造成動脈失血過多而亡,也是戲劇化的奇事一樁。
 
但他們救了蘭道回到農莊後,卻又決定把他醫好後,要再把他丟回公路放生。
        真是說不出到底是昨夜被活屍吞噬慘,還是要操使單腳迎向死亡的的囧決策更殘酷啊。
 
有點歹戲拖棚的外遇戲,蘿莉雖然有拒絕夏恩,但夏恩堅持當時兩人感情是真實的而美好的,且認為胎兒是他的小孩。
蘿莉向丈夫瑞克一五一十坦白,也算正確方向(畢竟不講隱瞞又會有重涉外遇的嫌疑),但敘述太過直白且幾近脫罪的口吻,讓瑞克跟夏恩的裂痕越來越大。

 
這種用詞及態度的瑕疵,夏恩一方也是特別明顯,跟赫索三番二次的酸言酸語。僅管他的部分選擇,明明可以自有一種解釋理由(棄救蘇菲亞、清理穀倉、蘭道等),但正如安卓莉亞點出他的態度及作法,就是太過刺激讓人反感。
 
瑞克跟夏恩,越來越明顯成了一扇唯妙的對立鏡子。
他的溫和與他的刺激;他的熄事寧人及他的俐落乾脆;和平世代的道德與渾沌世代的狠心──
目前為止出現的劇情選擇題都處理的不錯,各有對錯及立場。
不同的機緣,逐漸推兩人往不同方向,以這兩人對比來看,也是非常精彩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