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天 界 獄 Heaven tollbooth
關於部落格
引線木偶的blog,堆放ACG同人或自創小說、畫作&雜談日記。
  • 12159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7

    今日人氣

    4

    追蹤人氣

[FB/美劇]《陰屍路》第二季【一】

  
c2-1
 
  以瑞克用無線電向摩根單方面通訊為開頭,簡單告知他上一季及結尾時狀況充當自然的前情提要。
  一夥人離開都市,每回看到外環道路一整排的車陣,都非常震攝。
 
  只是也總會覺得疑惑,為什麼會就這樣卡住呢?
  猜想也許因為前面幾輛有人感染發作後,導致車禍塞住後頭車,車內的人最後選擇棄車逃跑。
 
  但這回在移動的路上,又遇到一個車陣。團隊就算想調頭換走其他路油也不夠,休旅車還因為汽車用水乾了冒煙故障。
 
  一行人在車陣中尋找可用資源,再次有同樣的車陣疑惑。
  且這次近距拍攝車內狀況,可以確定看到許多車內有屍身完好的乾屍。不能理解既然不是自殺,也沒有感染變成活屍,那為什麼不走啊?一點小疑惑。


  

 
  尋找物資同時,突然從後方出現一大票活屍隊伍。
  瑞克卡爾、蘿莉與卡蘿、蘇菲亞,分別臨機躲到三輛車子底。也覺得這決定小奇怪,畢竟這部影集活屍是以氣味判別,躺在車子下應該也很難掩飾活人味吧?
 
  箱型車內的安卓莉亞,被一隻摸上車的活屍纏上,一度想自殺了事。後來是靠戴爾從天窗給她一把螺絲起子,近身與活屍格鬥,超勇猛的。
 
  T狗在閃避之時,手腕被車子鐵片刮傷,活屍群逐漸逼近。生人活血的氣味,果然引起較接近的一名活屍攻擊。
  當T狗命在旦夕時,戴瑞從後方撲衝用箭屠手攻擊活屍救援,實在是太帥了!但之後他讓T狗倒下,以路旁屍體蓋在兩人身上掩護。不禁有些疑惑,T狗身上都已有重傷,不會就此感染嗎?
 
  好不容易活屍群遠離了,車底下的人們探出身來,蘇菲亞卻好死不死被兩隻走慢的活屍堵到,一路往公路旁的森林裡逃去。
 
  瑞克當機立斷衝下去救人,但抱著蘇菲亞逃不快也無法格鬥,所以他先將蘇菲亞放在樹洞。
  誘開那兩隻活屍解決後,回到原處卻發現怎麼都找不到蘇菲亞。


    

   
  結果當然就是好心給雷親,卡蘿死命怪罪瑞克說是他沒顧好蘇菲亞。
  要說沒顧好應該是當父母的失職吧,救也是瑞克去救,這種放馬後炮讓人很不舒服。
 
  之後瑞克先與戴瑞一起去找,戴瑞憑枯枝踩壓就能判斷情勢的能力很帥。
  (瑞克本來也想學,但反被戴瑞虧說:「你是我要現在慢慢教你,還是先以找人為重啊!」)
  兩人遇到一個在森林裡游蕩的活屍,瑞克發現牠指甲裡有新鮮的殘肉,兩人懷疑會不會就是他吃了蘇菲亞。決定開腸剖肚檢查牠剛才的用餐內容,這一段有夠意想天開,也超惡心啊~
 
  夜晚後仍無所獲,兩人逼不得以先撤離森林。隔天除了卡蘿跟受傷的T狗留下來維修車子,大家一起進入森林去找。
 
  森林裡頭,突然耳聞不尋常的鐘聲,本以為是蘇菲亞的求救,但再往林深處探索,才發現只是一個自動訂時的教堂鐘。



 
  打開教堂門,赫然見到裡頭三五活屍靜坐,彷彿作禮拜的模樣,非常衝突諷刺。
 
  之後分成兩票人馬,瑞克與夏恩及卡爾一組,其餘女眷跟戴瑞一組。
  瑞克組在路上看到一隻鹿,卡爾孩童心性看到小動物雀躍,兩個大人衡量四周狀況,也覺得可以讓他去跟小鹿互動一下。
 
  但那個緩慢運鏡就是讓人很不安,畢竟四周都是灌木叢,難保不會有隻活屍潛伏,這一抓一咬可就完蛋了啊!
 
  沒想到果然是出事了,但竟然是槍彈!?不知從何處擊發的槍彈穿過小鹿後也打到卡爾。大意外,會是瑞克這一群的分頭另一組嗎?或是又有新人物要登場了?
 


 
c2-2



 
 
  上一集卡爾的意外,是住在森林另一頭尚存活的居民歐提斯獵鹿時未注意所致。緊急帶卡爾到農莊醫治,雖然當下脫險了,但子彈碎片還存留在體內,所以需要動到大型手術,而農莊裡沒有這些器材。
 
  最接近存放所需器材的位置,是學校醫務室,但也已經被活屍所佔領。瑞克當然想要去幫卡爾取救命器材,但卡爾也需要他輸血救治無法分身,最後是夏恩及不慎開槍走火的歐提斯自願去取器材。
 
  每到進入遍佈活屍的大型機構,就很有電玩意境。
  兩人雖藉警車的信號彈成功引開活屍群,但當取物完成要再離開時,卻被徹底圍堵,陷入困境。
 
  另一頭蘿莉一夥還在森林中探找蘇菲亞,卡蘿依舊以那種受害者自居的白目,還刺激來安慰她的安卓莉亞,再提起她妹妹的慘劇,說希望蘇菲亞別也遇到一樣狀況。
  大夥都在這樣幫她母女,看到這種發言真是頗心寒。然後一眾女眷又開始以祈禱為名互相安慰時。戴瑞點破說如今這種世界,『禱告是沒有用只是浪費時間的,我們會找到那女孩!』
  不做虛幻夢想直接針對事情處理的態度,很帥氣!
  最後再補了句「只有我是佛教徒嗎?」也很幽默XDD


  

 
  農莊派人來接蘿莉與瑞克會合,農莊女孩瑪姬適時登場,騎馬救援安卓莉亞不被突現活屍攻擊超帥!(被戴瑞以蒙面俠蘇洛劫人形容也很有趣XD)
 
        蘿莉前往農莊後,卡蘿堅持要找她女兒不願離開,但被車子刮傷的T狗因細菌感染持續發燒,所以最後決定由葛倫帶T狗去農莊醫治,順便轉告消息。戴瑞、卡蘿、安卓莉亞及戴爾則留在原地再等一天。
 
  農莊主人老獸醫赫索與瑞克對談,頗有禪問答的意境。赫索將此活屍漫延狀況,視為像黑死病、愛滋等傳染病,每一次傳染病世人都說是末世,但生命總會找到出路。不是過度樂觀也不是恐懼放棄,視為天擇自然面對疾病的態度。
 
  當瑞克及所有人都已絕望時,生活在比較鄉村淳樸之地,反而能更旁觀看開這種文明的毀滅。也是種特別自若的態度。
 

 
c2-3



 
 
  此集分成多頭進行,三個主場分別是露營車:留在車陣中等待蘇菲亞、農場:陪伴兒子開刀、校園:運輸醫療器材。
 
  各有不同目的,也在此集展現出不同意境表現,尤其是校園組,實在可說是此季首炮大動搖人性的震撼啊……
 
  先從露營車組說起,由於遍尋不到蘇菲亞蹤跡,希望越來越渺茫,卡蘿在車內暗自哭泣。平常一副流氓樣的戴瑞,見此不忍竟然主動提出要再進入夜晚的森林幫她尋尋,同在車內的安卓瑞亞也自告奮勇一起結夥入林。
 
  兩人沒有尋獲蘇菲亞,卻在林中看到一個弔詭景象。
  一個營帳旁,有一隻上吊的活屍仍在死命掙扎。藉著樹旁張貼的遺書,戴瑞推測此人是被咬囁後,決心求死所以選擇上吊自盡。
 
  卻不知道沒有直接破壞腦組織,還是會殭化,但又被自己生前上吊的決定禁錮,雙腳的肉都被其他活屍啃淨了,只剩一層薄膜組織依附著瘦骨,極其滑稽又可悲。
 
  安卓瑞亞求戴瑞給此人一個解脫,她是以活人立場去看待這場死亡鬧劇。
  武器極其珍稀的狀態下,戴瑞當然沒有立刻答應她的要求。但一向是性情中人的他,問了安卓瑞亞一個問題,要是她回答他就願意幫忙。
 
  「妳想要繼續活著嗎?」
  安卓瑞亞先一愣,之後的回答,也頗有禪學意境「我不知道自己想不想要活著,或著有沒有必要活著,也許,活著只是一種習慣……」
 
        這跟陸譯的『行屍走肉』成語原意,恰好不謀而合。究竟這樣只是為了『習慣』的生存,與行屍的差異何在?又也許最基礎的生理行動,會吃會喝會睡,就算是達成原始本能仍不放棄生命的表現。
 
  這段小探索中,也講到戴瑞的童年往事。其實從他哥哥的痞樣,就能知道是生長在一個荒誕家庭中,連基本照應都沒有的童年往事,卻能被他述說的詼諧,很喜歡戴瑞的豁達幽默啊。


 

 
  類似意境,也發揮在農場組。
 
  看卡爾在生死邊緣掙扎,蘿莉很痛苦,不知道自己是否有那資格,去替卡爾決定生命存亡。畢竟,就算醒過來,也是近乎絕望的世界,不斷逃亡的未來。
 
  瑞克問她,之前向博士懇求讓孩子有生路的,不也是她嗎?在短短時間內,是什麼讓她改變了想法。
  蘿莉說會有這樣消極想法,是之前她突然想回頭對賈姬說話,才猛然想起她已留在疾管局與博士共赴黃泉。
  自我意念決定生命的終點,瞬間灰飛煙滅,沉靜結束一路精神的恐慌與痛苦。
悲劇邊緣時,這種寧靜安詳相對被無限膨脹了。
 
  關於這點的正確解答,瑞克無法回答妻子,畢竟在這普世絕境,任何選擇都沒有對錯。直到卡爾短暫清醒時,他向母親興奮闡述看到小鹿的美好心情,而非身體的痛苦或教堂殘酷畫面的衝擊。
 
  這樣的陽光感受,也對瑞克及蘿莉正向救贖。畢竟決定自己的生死簡單,要裁判別人更何況是至親至愛的生命,實在太殘酷了。
 
  如此意境,最後也延續帶到第三組校園組。『究竟,誰可以去裁判生命的價值--』



 
  夏恩與歐提斯為了拯救卡爾,兩人潛入已變成活屍大本營的校園。
 
  利用校園大環境裡各種小格局結構,履次出入險境及技巧性逃亡,充滿動感的刺激。但最感到衝擊之處,還是最後的人性崩壞……
 
  這集劇情穿插手法很特別,從起頭特寫一個意義不明的夏恩剃頭畫面,到每一次鏡頭跳轉回校園組時,往往是各種游走生命邊的危機。
 
  以及當卡爾臨危時,夏恩一人成功帶回醫療器材,告知歐提斯在任務過程中不幸喪命。卻一直帶有欲言又止的表情,連貫開頭的剃頭畫面,一度讓人以為這是他為了無法救援同伴,所以剃頭表示懺悔的心意。
 
  但當髮絲開始剃落,時光軸倒轉,回到出事前一刻,萬萬沒想到會是這種狀態……



 
  當校園組的兩人,協力數次逃出生天,車子已近在眼前,但活屍群也隨之蜂擁跟上。因摔傷微跛的夏恩做了一個決定,他對歐提斯說了一句:「對不起。」
歐提斯還恍然不解,夏恩對歐提斯的大腿開了一槍--他要讓他成為墊底的犧牲品!
 
  人性瞬間的墜落,比被活屍群襲還驚悚恐怖。
  而且最殘忍之處,是因為要讓歐提斯當耗時拖延的餌食,活屍不吃死人,所以他沒有殺死他。
  夏恩搶奪歐提斯背負的醫療器材,歐提斯當然不甘願就此送死,傾盡全力憤恨的掙扎,所以扯下一塊夏恩的頭髮。
 
  但最後還是讓夏恩掙脫,而活屍群撲而上,特寫拍攝歐提斯掙扎卻又無法死去,活活被咬囁撕扯血肉的過程,強烈震撼一種深入骨髓的恐懼……
 
  所以,夏恩的剃頭不是懺情之舉,其實是對證據及良心的湮滅動作。再次貫連這幾集,兩人數次的選擇與因果。



 
  如果,一開始不是歐提斯誤射到卡爾,的確他們也不用前往活屍大本營取醫療器材。但這種末世絕境,其實眾人也同意歐提斯不需要涉險去取藥,但他堅信自己的道德理念,選擇自告奮勇與夏恩一起前往。
 
  逼到絕境時,要不是有彼此互相掩護逃亡,好幾次地形是無法逃脫的。就連最後一刻,夏恩在鐵絲網前被包圍時,也是歐提斯救了他。
 
  雖然有誤傷的縱因,但歐提斯後面的表現,已算貫徹自己的信念及仁義。
  相對夏恩,當下臨急判斷如果不犧牲一人,當然有可能是他倆都逃不過。沒有取得醫療器材,農莊組的卡爾也會身亡,就會是三條人命。
 
  但這只是『有可能』,車子都近在眼前了,何況還加上拉扯搶物及回頭看歐提斯被嘶咬的時間,會不夠逃亡嗎?
 
  只能說,與C1的醫院拋下瑞克,夏恩又再一次面對性命威脅的挑戰選擇。這次夏恩不僅被動的『拋棄』,還做出了主動『攻擊』。成為這部影集中,第一個徹底出賣人性的角色……
  依舊非常精彩令人屏息的一集啊!


   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