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天 界 獄 Heaven tollbooth
關於部落格
引線木偶的blog,堆放ACG同人或自創小說、畫作&雜談日記。
  • 12040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4

    今日人氣

    4

    追蹤人氣

[Talk/電影]《蝙蝠俠黎明昇起》-布魯斯的雙面人生

     




 
第一集,蝙蝠俠的誕生,始於布魯斯韋恩身世悲劇的自我放逐,在痛苦中他尋找到另一個身份的寄託。
第二集,這個影子身份,雖然帶給布魯斯一種實踐光明希望的存在,卻也一體兩面誘來毀滅。
第三集,他像一個脆裂的鏡,實體與影子都虛渺無依,此時第一集時引領他生命新方向也同時偏激的反方,以龐大氣勢重捲回歸。他必須要去拼湊兩個自我,並且做出選擇…
 
以一部英雄特攝片來說,此集的場面威脅及反方魅力,不及第二集刺激亮眼。
        但對於名為《蝙蝠俠-黑暗騎士》布魯斯韋恩內心的轉折,卻非常細膩感人。
 
諾蘭的蝙蝠俠是脆弱的,裹著高科技勁裝及高強武力,掩飾他那無所憑依的心靈。讓人在他武力強大及心靈痛苦間的反差縫隙,感受到確切的血肉靈魂。

 
『蝙蝠俠』這個身份,在心靈層面上的構成,身世悲劇是起因,奢華的背景後盾則是追加效果。但要追究到誕生的方向,他卻是源於第一集的反方--忍者大師啟蒙。
忍者大師教授布魯斯武藝,要他將自己的恐懼化為力量,但最後忍者大師自己卻傾向心靈的偏激面,算是自求毀滅。
 
但忍者大師的徒弟們,其實都有一種像洗腦後的瘋狂執念。
第一集的雜魚徒弟們不甚明顯,第三集承接他精神捲土重來的後人,有了機會為自己發聲。但立場上明明既是親也是仇,卻莫名爽快選擇貫徹父親信念。
 
忍不住設想,會不會這在布魯斯心中,也有個矛盾的意象。畢竟他曾經信服過他--與蝙蝠恐懼的意象相反,這是另一種生與死並蒂雙生的恐懼。
 
由連恩尼遜出演的忍者大師派系,他們不像小丑一樣的瘋癲隨性,所以無法產生出預期外的混沌。
雖然少了一分刺激,但他的領袖風範,卻提供恐懼以外的東西--無形的、滲透的,從每個人都擁有的心中,擴散的信念。
 
打敗了一個忍者大師,只要精神還在,就還有千萬個他。

 
一個個體對抗無涯邪惡,那是無比艱辛的。
從第二集開始,布魯斯身邊知曉他另一個身份、愛他的人們,無一不為他心疼勸他罷手。
但警力的弱勢,與布魯斯擁有的武力信念完全無法比擬,城市人心善良被邪惡催殘到蕩然無存。
 
也許,在第一集的掃蕩後,布魯斯原可以慢慢等警力壯實、群眾信心回復。
        卻天外飛來一個小丑,不按牌理的瘋癲,像重大外傷後追加癌細胞加速城市崩壞。
布魯斯無法等,也不敢等。
他再次選擇最快速的治療方式,將這除惡責任一肩扛起,回應他的,卻是眼見檯面上希望象徵的白色騎士哈維染黑、失去至愛的瑞秋,他的寄託徹底崩塌。
 
第三集,來自同一股惡勢力威脅,除之不盡,春風吹又生的無力感更強烈。
        歸隱封閉的布魯斯,被逼再走回老套路,雖然時間為他研發出更強悍的武力,除雜魚時也為觀眾帶來瞬間的營幕刺激。
 
但是,在這之後蝙蝠俠失敗了。
惡役擊垮他的身及心,摔入深深的地窖井內,布魯斯得再去面對上一集結尾時拋出的問題。
 
英雄正義對抗壞人邪惡的權衡,一己責任就算全數擔下自求毀滅,也無法對抗無窮擴大的反派。
 
這次,他必需學會的是,放手不等於放棄,以及信任--
也許不見得大家都有重武或是堅韌的精神,但人人可以是惡魔,就也同樣可以是英雄。
面對無形無限的惡信念,就必須靠同樣的傳播方式,人心。

 
其他配角的轉變,應襯布魯斯的領悟。
貓女的轉正、羅賓的堅實信念一路協助等等。蝙蝠燈再照亮高譚,也引領了民眾及警察的信念,警察們如同搶灘般撲向反方據點。
 
蝙蝠俠也面對自己的恐懼,給予自己能力深刻的信任,終於成功躍出深井。現身在混戰其中,沒什麼高超的武藝或心理詭計,
就是原始層面,肉身與肉身的互搏。

 
他與班恩對抗的是肉身,面對米蘭達則是心靈。
 
也許有人說布魯斯與米蘭達的感情很突兀,但覺得兩個情境效應加乘影響。她是刻意針對布魯斯而來的,自然知曉他的心靈弱處。
 
先是布魯斯再次現身社交宴會,對於布魯斯的大亨身份,他感覺乏味;對於蝙蝠俠的正義,又是纏繞無數的委屈。
此時,米蘭達單刀直入,以一個知己身份出現,既不是知曉他假面身份的關懷體諒,卻述說明白他暗地裡的另一種付出,深刻給予這兩種身份間的灰色地帶一種肯定。
於此,她在他心中種下一個鮮明的第一印象種子。
 
而後,她出現的時機點,選在連布魯斯身份都眾叛親離。且少數明白知道他兩種身份,深深疼愛他的阿福,都被他自己憤怒驅離--只為了一個自己可能早就有意識的美夢謊言,明白拆穿後,再也無法正視自己唯一擁有的至愛回憶,原來在死亡分割他們前就已銹化……
 
八年前,他恍然失去瑞秋的生命,卻自我蒙騙擁有她的靈魂。
八年後,他真正失去了她,也因為魯莽傷透畢生疼他愛他,如同這宅第影子的誠摯老人家阿福。
兩道縫隙交結,匯成一個生命的痛苦淵谷。
此時,米蘭達以一個近似瑞秋知性形象的女子,滲入布魯斯的冰冷傷口。

 
他對她有情,正是建架於自己一路的委屈及喪失所愛的移情。
如果,米蘭達最後不是這突兀的影子惡役角色,平鋪直述成為他的情人角色,她將因為這個切入時機點,成為替代瑞秋角色,又同時可以協助阿福角色,第一個成功聯結布魯斯及蝙蝠俠的人。
 
但她以惡念謀算愛情,在死亡後,反而達成了另一種效果。
布魯斯終結這種扭曲的依戀,也一併達成布魯斯與蝙蝠俠兩種身份的脫離。
 
他將蝙蝠俠的信念與武力,傳承下去給小警探新生羅賓。
而布魯斯則帶著另一個也崇尚新生的女子,一同捨棄過往名字、際遇,前往一段完整的人生新旅途。
在那陽光普照的午後,輕輕向所有在意、關懷他,為他所感動的人們,含笑離別。
 
等了四年,這個句點畫的精彩,以一個三部曲的結尾存在時,非常圓滿。
 
 
 
====以上感想,以下歪想====
 
 
其實還是有些小疑問,但大體上瑕不掩瑜。
 
開頭傭兵裡,班恩要一個自己人犧牲送死摔機,之後才知道是要他假扮博士屍體。但兩人衣著身形不同,就算變焦屍了,驗一下DNA也就知道不是了啊,覺得有點牽強。
 
貓女的狡黠俏皮性格及安海瑟的甜美詮釋很有趣,但她背景部分,為什麼急於漂白的心態,有點跳躍凌亂,沒有好好鋪陳降低說服力感動點。(還是諾蘭沒打算再拍蝙蝠俠,可沒說不拍貓女補完啊XD挑戰洗清女英雄片都賣不好的一貫記錄,覺得有可能在諾蘭手上達成。安海瑟真是非常可愛的喵啊~>///<)

 
本來一直反局長的那位副手,到局長登門拉攏時,都還是一副畏縮小人樣。結果蝙蝠燈一打,不僅上陣了還衝在必死的前陣?其實那個探照燈也有承襲到忍者大師催眠術吧~XD
 
惡役一方,僅是封鎖住警察大軍,還讓有送餐空間維持他們生命,實在是大大善舉。
長期饑餓加上黑盲狀態還能立刻有此表現,杯麵贊揚羅賓帶來這隻軍隊,的確很不一般。
(這一段說到蝙蝠俠的army,無法克制想到身為英雄劇裡往往需要隻身奮戰,卻也難得有軍隊的,那個張狂又可愛的反派角色啊~He has an army!!!~~~~~>////<私心完全大大大離題XDD)
 
 

舊井牢獄的機制很奇妙,外頭完全沒人顧守(兩位正規方式爬上去的小孩及傷患都沒遇到阻攬),那只要有隨便有個外應輕易投下繩索,就可以破解了。
而底下既然都可以聚在一起幫爬上去的人加油了,代表獄中也沒人監督,那花個十來年,好歹都能挖掘或堆積器具出些成果,越個獄也不是那麼難的事吧?完全不像劇情敘述的絕望地底煉獄。
(這集裡還剛好有兩個PR的老朋友,Bellick跟c2出現的Bill Kim呢XD)


 
最不可思議獎,歸給當羅賓提到曾見過蝙蝠俠所以知情,本以為是第一集島上遇到的小男孩,但後來想想那個小男孩也沒有看到真臉啊。
羅賓最後回答,竟然是因為這個富翁雖然帶笑,但的眼神很像他曾經體會過的憂鬱,就認定他是蝙蝠俠…這是那門子的愛外掛開很大啊XDDD
 
『一個眼神,我就認定了你~(唱)』
(說不定他只是肚子痛,被某個白目記者克拉克肯特激到,所以眼神很憋結勒~XD)(微腐)
 
 
果然是前生就注定要當他接班人小羅賓的角色啊--
 
(羅賓:你就是伊姆斯吧!我等了好幾輛夢境火車,終於在云云眾生中找到你!!(感動)
杯麵:這~~~~~~(OS:我不是耶…好尷尬)
班恩:吼嘎~~~~~(正牌貨,變形太嚴重,完全不列入聯想,好悲情)
李奧柯柏:都排擠我~~~Q口Q(大家一起拋棄他,好傷心)
 
也許就是因為那麼深情的誤會,所以蝙蝠俠才會乾脆三言兩語被可愛羅賓誘出江湖吧XDD

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