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天 界 獄 Heaven tollbooth
關於部落格
引線木偶的blog,堆放ACG同人或自創小說、畫作&雜談日記。
  • 12040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4

    今日人氣

    4

    追蹤人氣

[小說/同人/盜墓筆記]《唱戲》

第三次將掌心的青花磁杯擱下,一盅太湖碧螺春折折騰騰喝了一軸戲。張啟山深深吸了口氣,視線餘光撇見包廂下座那一票癡人,倒都如醉迷幻。
 

若說這是鄉下地方不解戲還有道理,但這可是京城,他娘的怪奇!且他今回為了談事選帶在身旁的自己人文官崇錫,可是當年一同從日本鬼子手下逃出的夥計,這十數年來貼身隨他,會不懂戲?那真該拖去斗中埋了……

 
「我說小鼠啊……」
 
「是大帥!」突然被喚舊名,可不是什麼好玩事,崇錫急忙收回視線立挺身回應。
 
「你覺得這戲如何?」連小鼠也給迷住,這才是讓張啟山濛不解。

 
「霸王別姬嘛!經典戲碼,但瞧二爺釋來別有一番滋味…」話至中,崇錫害羞的擾了擾頭。「哎,不瞞您說,像感受呦家鄉珠兒當年與我道別離的迂疼,那個特別不捨啊,也就專注了。」連東北腔都出來了,瞧這小鼠真給煞到。

 
「是嘛……」在這兵慌馬亂動蕩時節,也許每人心中就都有個舊夢仙子,綺麗美化過往人生的暈黃。

 
──名旦二月紅心頭專屬的仙子,則是他親眼看葬的。
張啟山閤上眼,輕叩二響環,實心玉鐲脆響出連咬著尾巴的兩聲叮。

 
「大帥您的意思是……?」
 
「停了罷,沒興致。」
 

往昔,張大佛爺不聽二月紅唱戲,上三門各擁兩種身份光影人生,社會光明面正當買賣的角色,是他們在宿命下喘口氣的空間。他與他,只有『裏業務』的交集,其餘盡可能迴避。如今的任務,卻怔怔纏繞上來──倒斗的人談命數,本沒什麼能完全割捨的。
 

但,張啟山還是動了感情。
 

唱戲、試戲、聽戲,不過都只是計畫中的彩排。撈二月紅回戲台,潛入遊園會唱那一曲戲後真功夫取貨,才是主要目的──他卻介懷,心中埋一個棺,黑鬱鬱槨住他張大佛爺不明說,他二月紅虛聾以對的情意。也許其他九門提督都望在眼裡,也許連外八行都看穿,或著全世界都笑他癡……

 
『他不要頭一回聽他戲,就是在憑弔另一個女人。』比任何一個斗都陰邪,不敢面對的感情。
 

大帥下令停戲,戲班樓台那敢不從。
一曲戲嘎然告止,銅鈸聲磨出最後一抹顫音,輕迴樓閣。
一轟而散,戲台下觀眾索然離去,戲台上戲子們抹抹鼻子也只得轉身退場。
 

樂師、小兵,連楚霸王都不在了,這戲還不結嗎?
 

劇碼中,原該捨身離的虞姬,反佇留舞台。
二月紅悠悠身段,單立著都有迎風姿態。
 

「騅不逝兮可奈何,虞兮虞兮奈若何……」抽掉配樂後,二月紅還乾唱一句,楚霸王的感慨唱詞。
只是,在曲盡人散的場子,虞姬唱霸王,何等奇怪。

 
「張大佛爺,咱這身妝扮難下台,您有話不妨直接下來說。」
 

二月紅水袖一折,背過身,恰好拂過一道舞雙弧。
對其不敬態度,張家隨扈發難警告前,張啟山已親自離座來到戲台下。

 
戲台圈圍內就他兩人,一呎之距間隔──張啟山,二月紅。
台下台上,戲裡戲外。
他是虞姬,他又可是他的霸王?

 
二月紅慢慢說,彷彿逐字拆了開:「大佛爺不愛霸王虞姬嘛……」袖兒使力擰在手中,成了突兀的結,背對的二月紅看不見神情。
 

他說的是曲目,還是人?張啟山心頭一陣絞。
 

「ㄚ頭走了,我又給您拱回戲台,頭一曲選這虞姬也算了結。只是您讓我唱不完的別離啊……」
 

二月紅旋身蹲向戲台下的張啟山,片刻的事。
一剎時斂忍的眼淚,也只滾入張啟山眼見,
一滴,不是為了他張啟山也不是為了戲裡霸王淌流,卻真切切的淚珠──
 

握不住的淚,是張啟山對二月紅一世的欠。
怦然跳的心,讓他珍貴的二響環不敲即響,
 

多年後,狀似這救國救民的大任務,九門協力完成,事過境遷新世代接替,
又過了好些數不盡的年歲。
 

張啟山望著那墩高出一節的墓,二月紅臨終前,他還對他的花徒兒囑託,這棺木設計,是要讓在地下等待的妻,能再靠在他膀上,聽他婉婉而唱的戲腔。
 

二月紅,那麼他張啟山呢?
 

靜止的歲月對他們張家人太殘酷,
讓張啟山有足夠的時間,去細思去省悟,原來他一直在尋找的二響環的對鐲,「三連響」,早在他身旁。
 

叮-叮-叮-
 
他們注定是三人一齣戲,唱不清唱不結的尾。



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