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天 界 獄 Heaven tollbooth
關於部落格
引線木偶的blog,堆放ACG同人或自創小說、畫作&雜談日記。
  • 12040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4

    今日人氣

    4

    追蹤人氣

[創作/報紙]《非理想福宅》(刊於2012/7/29中華日報副刊)


   「喜慶房屋,給您一輩子喜悅,一個值得世代慶賀的好屋!」

   我跨開腿站在微晃雙腳高鐵梯,小心翼翼將總公司發配的宣傳旗幟釣掛上牆。鮮紅長布條搭配亮潔字體及公司商標,格外醒目。

   「組長,這位先生要找您……」同事身旁跟著個醬油臉的六七十歲老者,穿搭得體,但渾身怒氣的神情,倒也明確表現出來意不善。

   「您好,請坐一會兒,我馬上幫您處理。」我迅速堆滿笑容回應,只是這位老先生似乎並不領情…

  「不用!我不會上你們這些惡劣仲介的當!」

  老先生真是硬朗,一開口中氣十足,我小心扶著踏板下鐵梯,完全沒機會掩耳朵。

  「你們這些無良業務,就只會騙他們小孩子不懂事,那種房子怎麼能買啊!」

   老先生口裡的「小孩子」,像是仍要餵養的奶娃,但順視線望去,幾步外併肩而站的青年男女,該是近而立之年了。

   看到那一對灰頭土臉的沮喪情侶,我腦中檔案櫃立刻調閱出卷宗資料──這不是前些天快成交的那樁案子嗎?

  「屋齡雖然介二十餘年,但上個住戶是一對老夫妻,沒有外力破壞,保存良好,早期建材也比現在用料紮實。離捷運雖然有點距離,但說是市區房屋仍無庸置疑。」

  「親愛的,我們也要一起在這裡住到老哦!」女人眼裡難掩興奮,彷彿降齡成少女,眼前正是個夢幻糖果屋。

  男人雖沒明確表態,但可以看出他對女友的眷寵,臨別時還再三向我道謝。眼見要輕鬆完成案子,我心情正飄乎乎,怎知會殺出個程咬金怪老頭!

  「我們仲介業是人與屋的緣份媒介,最講求誠信,不知您所謂的『騙』字是指什麼?」

   「哼!少在那裡裝胡塗。」老先生火氣不小道:「兇宅啊!竟然想硬塞這種房屋給我們,要不是我見過世面,小孩子還真要給你們騙了……」

  「兇宅」?

  這可是不能開玩笑的,法律規定「兇宅」有告知義務,若知情不報就算成交仍大可要求索賠。所以仲介所往往很小心過濾,盡可能不接兇宅委售案,畢竟成交價低,吃力不討好。

  對於這項莫虛有指控我完全不能理解,硬著頭皮繼續詢問:「此宅記錄清白,不僅沒有兇案歷史,甚至歷屆屋主也不曾於此過世啊……」

  「就說你們誠意不夠!」老先生手指都快抵到我鼻樑,盛氣凌人。「那間待售屋三尺巷外,曾經發生兇案,為什麼你隱瞞不講?」

  三尺巷外?從對面同事的憋笑表情,可知我的哭笑不得。

   「兇宅的定義是案發現場,巷外的距離…恐怕不在範圍內。」我恭謹選用字詞語氣,但從老先生挑高的眉看來,似乎這答案讓他更老大不高興。
 
  「就說你們在玩弄話術!這房子我得出大半的錢,想到以後住家附近曾發生過不乾淨的事,要人怎麼住下去!」

  原來是真正金主駕到!老先生話說的氣宇軒昂,但真正被這股氣流重擊的,是他身後那對男女。

  年輕男人一臉沮喪,活像做了錯事的幼兒;年輕女人則是神色震愕,我想她應該沒有想到「糖果屋」裡不只是公主、王子的獨處,還將入住個不好伺候的「老太爺」吧!

  「這房屋真的不是兇宅,但或許也因這地緣,屋主才開出這麼低的房價……」

  話說到此,對於我的解釋,老先生仍嗤之以鼻。一夥人踏出房仲店,年輕男人回頭向我們示意道歉。玻璃門完全關上前,我看到年輕女人,抽開被握的手微微退離一步。

  兇案之地的延伸範圍、親子間的想法鴻溝、情人心意的離散寬度,喜慶福氣與兇煞誨氣的距離,竟不過一隅差池。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