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天 界 獄 Heaven tollbooth
關於部落格
引線木偶的blog,堆放ACG同人或自創小說、畫作&雜談日記。
  • 12159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7

    今日人氣

    4

    追蹤人氣

[創作/雜誌]《花邊新聞》(刊於皇冠雜誌702期)


  『我被劈腿了!?』

  這句話在汪子芸腦海投下一片磅礡大浪,一時間她分不清狀況,自己到底該用唱曲或戲詞來呈現這爆炸訊息。
 
  
她算是個略有名氣的藝人,出道多年雖未見暢銷代表作,不過演藝作品觸角廣泛。戲劇裡的邊緣綠葉;勉強打平銷量的兩三片專輯;綜藝節目也多少能撈到個陪坐的位。只是,這一年來,就連通告都銳減許多。
 
  
民眾看到她可以指認她的藝人身份,但卻無法叫出名字。
  
  「就是那個誰啊......」
  「我看過她演的戲,是演員吧?還是歌手?」
  「好像也有上過節目?」

  清清淡淡,像瓢水似的存在,也許終於到了沒有引起漣漪的演藝生涯退場時刻。
       
  子芸雖然還沒想好下一步路,但她已查覺交往多年的男友梁奕昌,這陣子正偷偷籌畫求婚戲碼。讓她感動之餘,也覺得如果褪去鉛華作他的羹湯巧婦,未嘗不是一種恬淡幸福的未來。
  
  
  但這樁男友劈腿的消息,卻來的如此突兀。
       
  子芸從一開始的心生存疑,到口頭呢喃,直到朝眼前記者咆哮出聲,間隔半刻鐘有餘。人稱新聞炒手的蕭大記者,臉上高深莫測的笑顏卻沒有一刻動搖。
 
  子芸本以為這個採訪,會是她演藝生涯的最後一談。所以她的經紀人盧姐,才會大手筆安排這位捧紅多位藝人的蕭記者給她。
       
  沒想到會從這位大記者口中聽到如此震撼消息,她向來以為忠誠專情的奕昌,竟然會給她如此難堪的感情背叛?
 
  如果連嫁作人婦的退路都沒有,那她不是已走到絕路?
  
還沒考量到男友出軌,她應該要傷心欲絕憤怒難耐的情緒反應。柴米油鹽醬醋茶的經濟問題,傾落的生活算盤已先打的子芸頭暈目眩。
        
  『奕昌真的劈腿了嗎?認識他那麼久,那忠厚老實的模樣,原來全是虛假?』
        
  但子芸越想越不對勁,奕昌不過是個一般證券行員,與演藝圈唯一的瓜葛,就是他女友汪子芸好歹是個不紅的藝人。除此之外,他與演藝圈再無瓜葛。那麼這專跑演藝線的蕭記者,為何要追蹤這十足圈外人的感情脈絡呢,難不成蕭記者也開始接案作徵信社?但身為女友的她,也沒有聘請他跟蹤啊!
        
  「妳看看這兩張照片,一張是妳跟妳『男友』,另一張則是他與第三者……」
        
  蕭記者見子芸疑惑,打鐵趁熱取出兩張照片。照片內模糊的身影,明顯是子芸,但與她依偎接近的俊秀男子,可不是奕昌。另一張『男友』與第三者的照片,更是她完全不熟悉的兩人。
        
  「這不是奕昌!」子芸忍不住驚叫出聲,這是誰啊?照片背景隱約看出是在她熟識的餐館,但那個攬住她肩膀、甚至下巴微傾倚在她頸窩,做足親蜜姿態的男子,卻是她生活中完全沒半點印象的人。
        
  「原來你男友叫奕昌。」蕭記者好整以暇的擺弄照片說。
        
  「這照片中的男人不是我男友,你誤會了!」
       
  男人有一雙魅惑的桃花眼,深邃五官近乎歐美混血姿態。與另一張『小三』照片中,男人輕啟的唇瓣更是誘人。這與只能堪稱「不醜」、「還能看」,平版樣貌的奕昌,是絕對的天差地別。
        
  確定不是飯票落跑,鬆了一口氣之餘,子芸也禁不住亂想。如果是跟這男人交往,想必是要處處提防他的吸引力,卻又令人有些嚮往…
  
   
  「那怎麼會拍到這照片?」蕭記者一句話堵啞了子芸,對這照片從何而來,她百思不得其解。不是男友劈腿,雖然解決了一樁心頭疑問,但另一個疑問旋即竄上心頭。
 
  她向來是個自律的人,從沒有過度放縱到有迷濛記憶斷層,只是如今有圖有真相的照片,卻有著她沒有的記憶?
        
  見子芸深陷尷尬苦惱的窘境,蕭記者竟然噗喫笑開了。他從袋中取出數張照片,其中有與『關鍵照片』同樣背景、同樣人物,但位置卻是單獨分割在不同照片。
        
  「合成照?」現在的電腦合成技巧,也未免太出神入化了,兩張截然不相關的照片,竟然能合的天衣無縫。
 
  「素材夠自然能合的好,妳可能因為很少被跟拍,所以戒心很低,讓我們成功取得很多照片。另一位又是願意配合的,自然效果好……剛剛跟妳開個小玩笑別介意,因為我一直以為妳經紀人盧姐已跟妳說明過了?」抽回合成照片的原始素材,蕭記者正式將最先的兩張『劈腿照』再追加一張男人宣傳照,筆直推向子芸面前。
        
  「他是今年新出道的藝人,目前正要發第二張專輯跟首齣偶像劇,他需要一
些『新聞』。妳涉足多種演藝類型的經歷,要說有與他有什麼交集,也是很容易解釋的。對方公司也喜歡妳的背景,不沾鍋又沒什麼負面形象,跟妳傳緋聞比一般圈外民眾有效果,又不會遮掩風采衍生麻煩。妳們盧姐也說,妳的演藝路是該要有些『突破』了……」
        
  『突破』?不是技能提升或是領域擴展,竟然是花邊新聞的產生,子芸不禁失笑。還來不及反應,子芸來電鈴聲乍響,接起手機,來電者是奕昌。
        
  「我下班了,妳今天回家吃飯嗎?或者要去巷口的麵店簡單吃……」
        
  奕昌每天總會乖乖準時報備所有行蹤,以及一些日常生活的關切。以往她感覺窩心,但此刻徬徨的心情,這些瑣碎的事只令她煩躁。三言兩語先切了這通電話後,再次回歸這場最後的交易。
        
  「我已經要答應我男友的求婚了,我男友不會接受這樣的新聞,對我來說也是負面消息。」
 
  說是這樣說,但對於星夢,她還是有分不捨的眷戀;對於奕昌,經歷這場『意外』後,像突然殘酷扒開內心檢視最原始的價值定位,讓她有些寒顫,卻又無法不去面對自己的現實……
        
  「這是一個機會,到時增加曝光率,妳拉抬人氣、他獲得宣傳,我有獨家新聞寫,是三贏局面,何樂而不為。這裡是『妳男友』的電話,妳有選擇的權利。」
        
  蕭記者將幾個號碼草草抄於紙上,滑遞給子芸,正好與亮著奕昌來電記錄的手機平行擺放。
    
  剛才匆忙結束電話,奕昌還在等她回電。
如今,她是要撥打那個號碼?在夢想與人生逐漸混淆的交會賭注口,子芸感覺自己指尖不住顫抖。
  

(刊於皇冠雜誌2012/八月號/702期)

  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