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天 界 獄 Heaven tollbooth
關於部落格
引線木偶的blog,堆放ACG同人或自創小說、畫作&雜談日記。
  • 12040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4

    今日人氣

    4

    追蹤人氣

[喫茶談天/夢]《荒寓》

可以看到其他房間,都有殭屍分批侵入,原來我們是在逃避殭屍啊……很好,又是小殭夢!(眼神死)
 
不過至少我夢中的角色疑似黑道背景,所以持有中型武器,比前幾次殭屍夢安心。
殭屍逐一逼近,雖是可以處理的狀況,但仍含有不定數的危險存在。
        我無限感慨對女兒說:「早知道就把妳留在新宿,至少還是死在自己熟悉的環境,繁華都會的最後生活,而不是這樣悲慘的流亡…」
 
到底是跟著自己的家人,為了微薄希望無頭蒼蠅似的辛苦逃亡求生好?還是維持原本習慣的生活,恬淡迎接死亡好呢?
其實這也算一種接近安寧療護的具現化選擇吧。
 
我們在破屋中藉多道出口的格局,幾番閃躲、開火,一個閃神女兒沒有跟上我,被幾隻殭屍從中斷開。女兒手上沒有任何武器,只有一瓶噴霧式酒精。我急忙衝回去救她,才剛讓她再回到我的視線內────我夢裡視點變成女兒!
 
………
………………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你在開玩笑嗎,夢境大神?o_O
 
酒精耶!只有給我一瓶酒精,要怎麼打啊! ◢▆▅▄▃崩╰(〒皿〒)╯潰▃▄▅▇◣
 
只能聊勝於無,仰仗酒精對開放式傷口的刺激性。
但奇怪是從女兒眼中看到的殭屍種類,卻完全不同於先前所見及一般觀念的殭屍。
這裡的人類與殭屍無分別,除去有外顯傷口的特徵,一樣會說話一樣有意識反應,差別只在會對酒精有反應的是殭屍。
 
雖然是有特殊設定的小殭世界,但酒精不是樞紐聖物。酒精,終究只是瓶酒精罷了……=w=
可以產生臨時的刺痛,無法真正解決他們。
 
以酒精噴灑換得脫身空檔,我往身後出口逃出,一個長走道的陽台出現,右側出現新的殭屍群,我當然下意識往左側跑。
沒兩步就發現下樓的鐵梯,二話不說奔下去,卻迎面對到上樓的殭屍群,剛才右側的殭屍也已經下樓追來,呈現包挾的絕望境界。
 
本以為一切已無希望,視點又再經過一個迅速替換。
一個很像遊戲重啟的畫面閃過。
 
再回到原先的房間,所站位置是第一個使用的男子視點位置。所以我直覺應該是我又再次進到那位爸爸的角色,沒有仔細看自己身體。
但當我看向女兒位置時,卻沒有看到女兒,只看到一個妙齡女子。發現她的走向、動作及反應,竟然跟跟前一段夢女兒一模一樣!
 
我尖叫阻止她別拐出去陽台,但在殭屍威逼下,她還是衝出去了。
我急忙忙追過去,但出去後看到的不是原先陽台,而是一條有點類似太空艙環境的密閉長廊。
此時,我才低頭看自己的模樣,已經不是剛剛那落魄模樣的爸爸,而是一個特務的衣著打扮。
 
夢到此結束,說起來這段夢只能算短短一景。
但覺得前段父親對女兒的對話,不僅生死的型態決擇,還關乎另一個人的生命責任承擔,頗有感慨。
再者,也覺得兩個同景既視感重疊性也頗有意思,所以記錄夢日記是也。
 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