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天 界 獄 Heaven tollbooth
關於部落格
引線木偶的blog,堆放ACG同人或自創小說、畫作&雜談日記。
  • 12040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4

    今日人氣

    4

    追蹤人氣

[小說/同人/Avenger]《阿斯嘉的審判》(Thor/Loki 含贈圖)

 
 

 
『逃吧!不論你逃到天涯海角,『他』都會找到你的──』
 
 
 
洛基將自己修長身體小心貼緊外廊柱的凹陷處,依照他的計算,閃電宮的環繞閃電這一波將會從右側三十五度角打落。面向斯羅德萬平原的外廊第三到六柱,將可利用柱影及雷電的強光製造天然視覺死角。
 
果然,那一批追蹤他的人沒發現,從他身後一窩瘋再次奔離。開玩笑,想跟他洛基在索爾的閃電宮玩逮人,這群人也未免太自不量力。
 
閃電宮的外內殿到地下宮構造,還有誰會比他洛基更清楚。
當宮殿主人不在時,閃電宮的雷電就是依魔法自行運轉,而不跟隨雷神情緒起伏。既然是製造出的產物,在狀似混亂的密雷中,就其實還是能預見規律性。
只是這種魔法雷為了守備宮殿,戒備也會更強,還擁有攻擊性。
 
不同於自然界的雷,是依隨他哥哥索爾的心意,自然不會傷害洛基。就算近在耳旁響徹,也是最柔軟的呵護溫度──雷電,一直是他哥哥愛他最明顯的證據。
 
只是,洛基不敢確定,當他到地球惹出這麼大的事端後,索爾還會一樣義無反顧的愛他嗎……
 
『我會讓他在阿斯嘉接受公正的審判……』
 
在地球告別時,索爾以不帶任何私人情緒,理智的聲線對諸位英雄承諾。但同時,他倚托向洛基腰間的掌心,卻依舊是那樣溫熱。
寬大厚實的手掌,溫柔覆蓋在洛基已獨自挺直到疲累的背脊上,『哥哥永遠會是你的依靠。』索爾總以各種方式向他傳遞這樣的訊息,也是如此動作,才會讓洛基一度忽略那加諸的口枷恥辱。
 
僅管如此,洛基血脈裡寒冰一族遠古以來的陰暗性情,這身世帶給他的傷痛,在在造成他天性多疑。
 
所以,當他們回到阿斯嘉,向來光明磊落的索爾,竟然沒有送他去審判廳,而是帶他回自己的宮殿閃電宮時,洛基已經開始生疑。
 
『我會拜託眾神之父的…洛基你不要再離開我了……』
 
寢殿內,索爾為洛基小心輕柔的解開口枷,將他安放到自己的豪華大床,棉軟的厚羽被褥瞬間陷落,營造一種被包裹的安心感。除了索爾自己能碰觸此床外,也是他給予洛基的特權。
 
但其實洛基不喜歡這種過於柔軟的床,害怕自己會因為過度舒適而忘懷警戒……只是睡眠或初醒時的索爾更是傻憨,所以他還是常偷爬上索爾的床整他。他太喜歡鬧索爾了,也太喜歡他對他特別的允許寬容──
 
當洛基知道自己身世時,總算恍然大悟為何自己明明身為阿斯嘉二王子,自小卻總被人看輕。這是早就習慣的歧視,就算在意也不會改變什麼,只是,他卻唯獨恐慌害怕一事……
 
『說什麼大家都希望我回家,你根本不可能抵抗的了輿論,到最後連你都會淪陷吧索爾。我不想看到你背過身的那一刻……』當索爾離去後,洛基在心中陳述譏諷他的話,卻無法掩飾交雜的心聲──唯獨不想失去索爾啊!
 
所以當希芙及三戰士帶著一票人闖進寢殿要逮他時,可想而知當時洛基的驚慌──不敢置信,索爾怎麼可能會這樣對他!
 
當在宮殿裡四處追補他的人們腳步聲走遠後,洛基朝殿外試探性的伸出手,指尖輕觸微雷。“啪滋-”洛基指尖一塊皮膚燒出焦氣,魔法雷是不留餘情的。
 
魔法雷會防衛任何進出此殿的人,要經過主人索爾許可才能進出,那麼希芙他們可以踏入,勢必經過索爾同意──洛基深吸一口氣,四季恆春的阿斯嘉清新空氣,滾滑進他的肺腔內,此時泛抓出一道凍傷。
 
 
*****
 
 
洛基狼狽逃出寢殿後,就一直嘗試發動魔法,卻赫然發現完全無法作動。『他的法力被封印了!』
 
以往他還可以利用魔法分化元神自由來去閃電宮,如今得靠肉身移動,雖然對抗希芙那一票傻蛋還是綽綽有餘,卻在臆測中更增添不安。
 
原來這都是計畫好的陰謀嗎?本來還希望魔法雷沒有作動,可以直接從外殿逃離。但如今看著被魔法雷燙傷的指尖,洛基凝望向遠處奧丁宮殿旁轟然擊響的自然雷,索爾是身在那裡吧,他已經被眾神之父所說服了嗎?
 
洛基離開外迴廊,一路閃避追兵的搜捕,從後廊轉角旋過側廳拐進一個陰暗空間。索爾宮殿的專屬膳房,以往這裡總是鍋碗鏟具敲擊聲響不斷,永不停歇的爐灶上,瀰漫各式食物香氣。因為索爾愛吃食量也驚人,所以他需要用到整個阿斯嘉最多的廚子,廚房幾乎沒有停伙的一刻。
 
除了節慶大典時,母后才會調請他的廚子們幫忙。畢竟當天她心愛的大兒子一定會選擇在慶典宮殿用餐,至少要讓他吃飽。但如今廚房內空無人影,也沒有食物準備烹調,這令洛基感覺很意外。
 
洛基本來打算混入廚房,反正他的廚子向來全神投入餐飲,雖然如今情勢給他更多幫助,但詭異狀況卻又不禁狐疑。
 
手指順過流理台,洛基想起以前他與索爾為『份量及美味』的爭論。洛基一直覺得索爾的廚子們已經被他的宇宙大胃需求,調整適應成『份量至上』。一些精緻的餐點,對他們來說既是不必要,在大食的烹調速度極限下兼顧也有難度。
 
索爾不要求精緻,他要份量。洛基一度以為他的味覺應該是崩壞的。但有時他將索爾整的太兇,事情鬧的太大時,他才不會直接向他道歉,反而會跑去自己的廚房,他那乾淨精密的小廚房。興起烘焙些小點心,馬芬甜餅布丁一類的,順便也給索爾一份,以茲歉意。
 
雖然其實是兼顧洛基自己興趣為主的沒誠意道歉,但意外索爾竟不像他平日大口啃嚼雞牛豬肉的豪邁勁。索爾會乖乖一小口一小口抿,眼神發亮像看到什麼天仙美味似的看著洛基做的甜點,以及洛基。
 
洛基最喜歡看索爾應付滑溜溜的布丁,那個小湯匙在他特大的手中,顯得滑稽可笑。因為不好握捏,索爾吃的艱辛,往往好不容易杓挖起來一瓢,要放入嘴時又再滑回盤中,讓他氣餒的像隻落水大棕熊。
 
每回總是洛基見索爾又露出那種可憐神態,要他直接拿起盤子倒著吃也無妨,他又怕會一口吃完不情願。一來一往鬧到最後,往往是洛基已經辛苦做甜點了,又好氣又好笑還得親手像餵小奶娃一樣,一口一口餵他這個大熊哥。
 
但洛基還是喜歡做袖珍的,大費周張卻僅作一個的布丁給索爾,喜歡看到他極其珍惜,喜歡餵他的每一口後,他都會不厭其煩回應的幸福傻笑。
 
他還有機會再餵那個大傻蛋吃布丁嗎?
因為主人的囑咐,索爾的廚子在神聖廚房領域中,留有一櫃給洛基的小櫥格,那個模具還在閃亮銀亮光輝,如今再看到舊時物品,洛基有種莫名惆悵。
 
不過,等洛基回神過來,才發現這閃亮光度似乎超出回憶的範圍?他踏進膳房時有掩上門,這裡是密閉陰暗空間,那是從何處折射光線的──
 
洛基回頭驚見三戰士之一的霍根站立門外,逆光讓他看不清楚霍根手上的折射光點,直覺推測應該是霍根的武器受光面積大的雙手刃。
 
如今躲藏空間小,他又已經沒了法力,肉搏對他不利,要怎麼逃開這狀況!
 
還好敵明我暗,霍根似乎還沒發現他。當初從外廊選定第一個棲身處到廚房,除了因為地理位置的挨近外,也因為這裡藏有可以退守的暗門。雖然那扇暗門通往的不是理想逃亡位置,但現在危急時刻,也只能利用了。
 
洛基打開他專屬的小櫥格,推開模具尋找到布丁專用小湯匙,狠狠向櫃底深處捅刺──
 
洛基完成這動作後,櫃前的地板快速陷落,眨眼之間洛基已隨機關翻身通往另一條通道。他很清楚這條通道會往那裡去,這是過往索爾特別開啟給他的暗門。
 
機關開啟的方式,除了利用洛基的喜好,最關鍵是針對他的氣力大小,全宇宙只有洛基可以開啟這扇門。
 
當時年少的洛基向索爾埋怨,為什麼既然是要給他專屬門扉,卻要設成這種既無法逃離又不是個理想通道的沒意義暗門,索爾只是一貫憨傻的笑,湛藍眼眸裡藏有無盡的凝望。
 
直到洛基再長大些後,理解裡頭含意時,他反而再也不敢開啟這道門了。太重大了,他害怕自己不值得這樣的信任──
 
如今當他的微薄自信被身世之謎摧毀,為了獲得肯定強硬撐起的自尊又在地球被徹底抹煞,陰錯陽差之下,他反而主動開啟這扇門了……
 
 
*****
 
 
暗門廊的位置,直通索爾宮殿的正廳,王者之座的正上方!
 
這是一個扼喉之處,等於將王者的驕傲、最無防備之處,一併毫無顧忌的敞
露攤平給洛基了。
 
        因為他的脆弱他的不安,索爾總不厭其煩以各種方式,不斷向他證明他的愛護與支持。時移事往,經歷過那麼多荒唐事後,再次踏上這通道,洛基看著腳下的雷神王座,還有前方正嚷鬧尋人的希芙及兵士們。
 
        洛基向來快速運轉的縝密思維,在兩種情緒矛盾衝突下停擺。他自始自終,其實只是為了那個想法闖蕩。「索爾,只有你……不要捨棄我……」
 
        洛基蹲曲身體環抱住膝,淚水在眼瞳盈聚,直到淌低前一瞬,那雙溫厚的手如同以往的守候,只要他在就不會讓他哭泣──
 
索爾從王座上躍飛向暗門,可以聽聞正殿一片驚呼聲。意外現身在洛基面前,他所要做的第一件事,就是捧住洛基的臉頰,溫柔動作成功止住洛基臉上那楚楚可憐的淚。
 
「你怎麼會知道我在這裡?」雖然眼裡還噙著未淌盡的淚,但洛基就是不甘向索爾示弱,帶些驕氣的執問。
 
「咦?你躲迷藏本來就只有我能找到啊?」將弟弟抱擁回廳殿,索爾不理解弟弟的怒氣。
 
不論他消失在宇宙任何一個角落,或是心靈迷失的茫然。只有索爾會拼命翻遍宇宙也要找到他,洛基一直都清楚的。如果索爾心中不會放棄他,那麼何處都將是安心所在。
 
「不管審判結果如何嚴苛,就都執行吧,只要……你不會真正的厭惡我,你能夠記得我就好……」細碎聲的呢喃,洛基將額頭窩到索爾頸窩,誠摯希望這一刻就是永恆。
 
「我知道你可能不會很滿意這個裁決…」面對洛基難得的撒嬌,索爾既驚又喜還有些不知所措,打亂他本來已練習多遍的擬稿。「我……我向眾神之父承諾了,只要我索爾還在世的一天,無論環境順逆,疾病健康喜樂哀傷,我會看守你、看顧你、無時無刻陪伴你……」
 
洛基聽著索爾陳述他的『審判結果』,事情發展似乎出乎他所料。
 
「為了取信,可能會讓你有點委曲,證明是你只有在我身旁時才能使用魔法。」的確當索爾站在他身旁的這一刻起,魔力就湧回洛基體內了。「但,我也會將我所有的權力生命,與你共享相縛……」
 
索爾望定洛基,那是從神世紀開始就不曾枯萎變色的凝望,藍天碧水的無限綿延──「洛基,嫁給我吧!」深深吸了一口氣,繞過宇宙一圈,索爾的心意早就已確實明瞭,只是仍會膽怯心驚對方那總捉摸不定的想法。
 
從洛基睜圓的眼裡,索爾知道他很意外,但隨著沉默時間的拉長,底下一票兵士們為了拉炮起鬨繞全宮殿跑的等待求婚場景,慢慢有些尷尬了……
 
「我不要!」洛基說,低喃的音調只有索爾聽的到,但他主動握起他的手,動作與觸感又都像初凝乳脂般柔軟甜美。
 
「弟弟…我,我不懂我做錯什麼,請你告訴我……如果你願意的話,母后已經在張羅宴席了…」
 
        瞧索爾緊張的語無倫次,洛基暢然笑出來:「騙你的!」倚上索爾健壯胸膛,洛基感受心臟跳動的紮實。「你確定嗎?我可能會這樣一直騙你哦,騙到你的神生都結束的幾兆年之後耶…」
 
「沒關係,只要你一直在我身邊就好………」
 
有些跨越情境的奇蹟相逢,也許帶有痛楚與傷痕,但將帶來第一眼就確定終身的守望;有些跨越空間的分離,也許追尋及逃離漫長苦悶,但將則是為了踏實肯定永恆的相伴──這一天,貫通的心意,總算讓兩人不必再承受宇宙的寂寥。
 
 
 
 
 
 
 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 
八百年沒寫同人小說了,寫的不太好還請大家見笑了~Q///Q
近期真是被神兄弟萌擊到亂七八糟。
之前看《Thor》時,覺得虐的好糾心疼,到《Avengers》實在太開心鎚哥功德圓滿抱美回歸!:*.;".*;:\(*^▽^*)/:;*.";.*: (灑花)
 
一直想說有機會要來寫篇回阿斯嘉後相關『公正審判』的後續文XDD
但不知道要怎麼下筆好(畢竟覺得這狀況很適合發展肉文,但在下肉文,只能說慘弱到一個烏龜翻身的境界.…orz|||),
直到因為我發狂推廣,拐到友人銅鑼燒贈圖一張,整個人就像火鳥一樣燃燒了~>///<
 

 
 
很喜歡銅銅這張圖將鎚哥的體魄特色掌握傳神,也好愛洛基那個擺明不情願、大狐疑,卻又好美好精緻的臉蛋啊>///<
 
對於這張畫的感想,銅銅是說『拐loki穿婚紗的thor對著鏡子說:穿上它阿斯嘉有一半就是你的了~』
 
我自己是感覺雖然都說索爾是弟控,可是看到Avengers,發現loki其實有很多反應都是針對索爾特別介懷的。就是針對哥哥,既莫名反叛卻又會在一些動作上乖順撒嬌,完全將宇宙級的傲嬌發揮至極點啊。其實他骨子裡也是個兄控啊啊啊~
 
最終審判反正有索爾跟母后Frigga,不覺得唯一有可能是嚴父的奧丁真敢對loki有過份處罰。只是也不能放縱他繼續劣化心靈,再次引戰,那就設個永久看護人吧!
童養媳養到可進門了;弟控終於可以明媒正娶了;彆扭小可憐心裡地位上都踏實了。
皆大歡喜,就娶了吧娶了吧~(歌)
 
本來是想取篇名叫《今天你要嫁給我啦》,但這太破梗,所以才換了如今的篇名。
 
以上是腦內爆炸產出此篇的歡樂感想~>///<
 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