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 界 獄 Heaven tollbooth

關於部落格
引線木偶的blog,堆放ACG同人或自創小說、畫作&雜談日記。
  • 11823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6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[喫茶談天/夢]《畫格-愛與恨》

  
  昨天下班參加論文讀書會後回家,整個瞬倒哈~
 
  最近這幾天種種因素,精神跟身體都很疲累,
從睡下到驚醒大約2小時,但整個夢境時間感覺很漫長。
 
  一起床時時間感整個錯亂的愣怔,很特別的感受。

 


  這個特別夢,劇情性還好,但意境設定、感受、構圖、運鏡非常有意思。
 

 

 

  開始是像橫向卷軸式,一個畫格一個畫格往左拉。畫面移動、場景固定、人物動態。

 

 


 
  畫格場景多半在各種大羅馬柱走廊,一個畫格中兩個角色進行互動。

 


  天使與天使,惡魔與惡魔,惡魔與天使的組合。

 


 
  文藝復興式油繪般,每個畫格中的主角們,無語亦無明確劇情演繹,但能強烈傳達給觀賞者瞭解他們的感情───或是拼死纏鬥的恨,或是極致濃烈的愛。

 


 
  我起初只是旁觀的角色,對於這些畫格中的人們,

 


  能恨到這種程度;能愛到這種程度,

 


  感覺贊嘆與欣羨,感覺祝福的喜悅,感覺悲傷與恐懼。

 


 
  猛然,整個視點切換,我從原來的賞畫者,變成了第一人人稱視點-我置身於其中之一畫格!?

 


  環顧四周,不同於看畫時的平面,身在其中就是一個實際的四維空間
 

  建築物是個無限延長的迴廊,所以的確也是橫向沒錯,只是身在其中可以感受天花板的壓迫跟腳底碰觸地板的實境感。

 


 
  此場景一樣是重點在於長廊跟羅馬柱,但地板中心多了一條大約小腿深的水道,若要移動需很小心的踏在水道邊緣。

 


 
  剛開始是亦步亦驅,只是對於身體的掌握有種特殊的彆扭感,覺得很不像自己的身體。

 


 
  此處的『不是自己的身體』,不是夢境角色與真實自己的不同,而是意識到這是『他人身體置入意識』的陌生感。

 


 
  此時後方傳來以跑步接近的腳步聲,回頭望去,還沒看到來人,先總算是注意到我背後竟是一對黑色光滑的骨翼!!?

 


 
  ───我,是惡魔?

 


 
  還沒來的及消化這角色反應,只感覺到對方越來越接近,回想起每個畫格中的對峙──致愛或是致敵?

 


 
  素來是膽子小又沒自信的我,性格也滲入夢中,不覺得感情的好運會降臨我身上,既然不是愛那反意就是恨,拼死的格鬥能贏嗎?這對我來說是更沒把握的事了,當下直覺只‧能‧逃。

 


 
  昏暗的長廊奔馳,如前述,可踏踩的兩旁道路狹窄,但水道中奔跑又有水的阻力,沾到水腳滑更無法拉開速度。

 


 
  隨著追趕腳步聲越漸逼近,焦躁、緊張跟恐懼漫延,我背脊上的翅膀展開了!

 


 
  能夠飛翔是一線的希望,但不是自己的身體,翅膀的揮動最後只帶來重心的搖晃,完全無法順利的前進。後頭的人似乎也意識到翅膀的利用,本來是逼近的腳步聲,轉換為有節奏快速的振翅聲──

 


 
  當追逐的人逼近到一寸之隔時,身體像是遇到主人般,自動臣服軟倒了。
 

  極度的恐懼,從跪倒的雙膝竄至骨髓每一分,直到喉嚨都彷彿能有一口吐不出的寒顫………

 


 
  來人卻從背後抱擁了我的翅膀,語句輕柔:『很不習慣吧,因為,你使用的是我的身體…』

 


 
  什麼!?

 


 
  所以這身體是追逐我的這人的?那他現在使用的身體是我原來的身體嗎?
或是他也還在他身體裡,只是我們是一種鏡像概念──他是他,我還是他。

 


 
  整個邏輯的混亂與衝擊,讓我瞬間驚醒了。

 


 
  醒來時發現身體睡姿也很妙,因為我幾乎是一定要側睡才睡的著,

 

但從這時間感錯亂的夢中驚醒時,是難得正面直挺挺的姿勢。

 


 
  覺得這個夢很有意思,所以做個夢日記紀錄。

 

 

 

 

   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