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 界 獄 Heaven tollbooth

關於部落格
完成編輯
引線木偶的blog,堆放ACG同人或自創小說、畫作&雜談日記。

[衍生小說/HP/BL]化獸(前篇)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《化獸》-前篇

 


    漆黑的夜,漫著濃霧自天頂一路吞噬至人間,讓一盡事物染上墨色和浸沉寂寥感。但,卻獨獨無法遮掩那旋掛天際的月輪。

    彷彿突兀存在於另一空間的圓月,薰著一抹邪魅的駭人光亮。

    靜默地仰躺在尖叫屋前的小走廊,藉著斷垣的缺口,觀看月亮爬升。伴隨門後壓抑的細細低鳴,他在等待──候著那最後一刻的來臨。

    這是他唯一能為那人做的。

    星軌運行迅速,月光不再從斜角射入,而是自頭頂天井垂直洩下。

    那一堵門後的低鳴,終於耐不住的放聲嚎哮,在人的哭聲及獸的嘶吼聲轉圜下,如此聲音,令人心驚。


    在他聽來,那一啼一鳴,不論緩急沉重,都只能用內心體悟劇痛。

    隨著那樣的月光,那樣的聲音,自己尚為青澀的魔力,才得以化作完整咒語。渾起聲,內部靈魂的淌血,藉著口中咒語將胸中無形瘀血洩出,與月光融成一體─────

    他轉身俯於地上,指尖先經過磨平的。為了避免自己在化獸過程時,忍不住去抓爬地板。

    於是,每月重覆的一定過程......

    從指尖開始,獸爪刺穿人類的指甲,皮膚也從此處開始脆裂延伸。剝落的皮膚,寸寸漫延到眼瞼作終結。強烈的劇痛讓他忍不住想捂住面孔,但若伸手觸了臉,黑色獸爪反而會真傷害到眼睛。

    只能強將目光鎖在門板上,好似看穿門後,便能減輕痛感般。虛擬那人的形貌,就這麼愣愣看著,彷彿比平日任何一時刻都清晰...

    下一波折騰來的快,從裂開的皮膚下,燃燒般一寸寸鑽出獸毛。不能以針刺來形容,因為那是直接從肉裡坎入扯出的動作。

    根根萌起的毛,在連接處像團火在燃,以掌心輕觸卻柔軟的很。彷彿那人的髮絲般,只有在他入睡時,自己才敢光明正大觸撫的...

    在皮膚間的焦焰,漸漸移轉而開,一切就快要完成了。是的,再經過一道考驗...

    巡著人體經脈,條條肌肉開始壓縮扭曲,節節骨骼像崩裂後再重新融組。已化作獸眼的瞳孔,視線辨色,只有黑白雙色。望著那黑白色,不斷隆凹的肌肉,像一窩水蛇,竄動於每一寸骨骼間。

    體內燃燒的火炬,侵蝕的並不是自己,而是那份薄弱的意識。僅管是人為操縱的法術,卻似乎連心性也一併獸化。但想吞噬入體內的,仍然,還是只有那人...

    「吼!!!!!!!!!!!」

    終於耐不住從肺腑中吶喊出的,是野獸單音。但其中包含多少的情感,是成了野獸也難以忘記的慾望...

    門後也沒了聲響,已變化成另一形態的模樣,他輕輕用爪子勾起門下的小機關,再以身體頂開了門,真正步入尖叫屋內───

    挪動四肢,怎麼都還有些不適應。

    緩慢的,假裝這是一種優雅。但從邊旁水窪看到的,只像是隻不擅用四腳行走的拐腳矬黑狗。

    包括那在不遠棉布上,以衡量眼神揪著他看的灰狼,似乎也因他的滑稽動作,擤著鼻息表態放鬆。

    那人,不只平日人格是不睬事的,連狼人格都是健忘的。

    已陪著化獸超過三回了,還是記不清楚他是誰。總要有些警戒面對他,不過至少不再惡狠撲過來攻擊,便已算大幸了。

    不再去思考雜事,鎖定了目標,就是筆直前進。

    直到完全挨近灰狼身旁,一個盤膝,頂著頭去磨蹭起灰狼的頸子。

    野性的金黃眸子,讓灰狼比自己所化的黑犬,感覺更俱迫力。但因原本人類時的體型影響,其實那人化身成的灰狼,還是比自己小些,毛髮也更柔長。

    磨蹭的動作,讓那灰褐色毛髮,絲絲自然混披在他的黑色毛髮上。曾經,一直有的渴望...

    突的,一道亮光折射,咫尺敞開的是排排銳利白牙。以為灰狼是要撩起牙攻擊自己,卻只是打了個大哈欠,起了身,繞到他的腹部,竟這麼窩上犬腹。

    有些感覺好笑,沒想到那人還保有人類時的習慣啊!若同床而睡時,那人大條的神經,總愛在入睡後將手往旁人枕下鑽。曾有好幾次,瞧那人將手探下詹姆的枕,鬧得那一向好眠的詹姆,翻滾到硬把那人往他這兒推。

    想像往日一般,擎起手摸摸他。習慣動作,變成了獸足,一個力道沒拿捏好,碰的就將獸足壓到灰狼頭上。一聲悶哼,沒醒,不過可以從聲音知道,灰狼並不喜歡這樣的擊觸。

    本是杵著看灰狼睡,一種意念,驅使他乾脆大膽的,在這不知夜,順著動物自然的習性,迴動前足及頸部,輕輕舔順灰狼耳際、眼瞼每一處的毛髮。

    毛髮順理的動作,是親暱的,是坦率的。

    灰狼的嗚啼聲,好像鄰居家的小狗,繞在牠母親身後的呢喃聲。細細的嚷音,迴蕩在靜疾的夜中。以敏銳的聽覺,傾聽記錄這無盡時間中,另一種情感的交流。

    變低的視點,變窄的身軀,似乎慾望也等質縮小了!?

    只要這樣相處就足夠了,感覺幸福。或許,只是因為一切不再壓抑...

    在化獸時的所有痛苦,以及光明正大挨緊路平的所有幸福。天狼星,先後以肉體及靈魂完全感受。

    化獸之術,遙傳已久的禁術。